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城市中找激
城市中找激



初春的大氣,還是那麽的寒冷,一陣陣涼風,迎面吹來,使人凍得發抖,氣溫也很低,天上飄著細雨,一陣緊一陣停的,把大地弄得泥濘不堪。春寒是必然的現象,人們都穿上厚厚的衣服,街頭顯得還是很冷的氣候.

林志杰是一位剛由新界的家中來到九龍中的一位年青人,他 有二十多歲,家庭環境,算得上不錯。他在家里,成天除了吃飯之外,無事可做,日子久了,就想動一動。

他的家,是在新界鄉下,偏僻而閉塞,不是年青人能夠住下去的地方。

林志杰到城市中來的目的,是想在城市中找一些刺激。他向家中的父母說得非常有道理,年青人應該到大的都市中去求發展,多學一些作人作事的常識,讓他的父母對他所說的這些,聽起來十分滿意。爲他準備了豐富經費,作爲他謀取發展的基礎。

林志杰拿了這筆可觀的款項,卻計劃到城市中尋些風流韻事。

一離家,他的全副精神都來了,憑著年青力壯,還有一副不太難看的面孔,袋中又有鈔票。所以想要撥個妞兒,那真是易如反掌了。

林志杰滿腦子打著如意算盤他到了城市,毫無目的在街上走著。對街上有幾家咖啡館,他隨便向其中了一間走了進去。

推開那玻璃門,他就大搖大擺的走進去。一進來,就是一股濃厚的女人香味傳來。林志杰發出了會心的微笑。他找了個空座坐下來。

一位年青美麗的女侍走過來,她那性感而又惹火的身材,加上那股吸引人的媚力,一下子把林志杰迷住了。

那位性感的女侍說道:“先生,你要些甚麽呢?”

好動人的聲音。燈光那麽暗,林志杰向她看去,就笑道:“要一杯多情而又溫柔的咖啡,好嗎?”

那女侍向他笑了笑,遞上毛巾。林志杰趁著她彎下腰來,放毛巾時,就對著她豐滿的乳房上,摸了一把,那女侍要沒生氣,她笑了笑就走開了。

低沈的音樂,夾著情侶們情話綿綿,這家咖啡館夠情調了。過了一會兒,那女侍就捧著咖啡來了。

她把咖啡放在桌上,又加了糖。志杰趁她放糖時,又在她乳房上模了一下,並問她道:“小姐,這麽好的寶貝,能夠買的到嗎?”

那女侍笑嘻嘻的搖頭道:“這 能看的,你摸了已經好過份,不能一個人獨享 ”

聽了她的話,林志杰知道沒有辦法了。

別人都是一對對,坐在卡座里說個沒完。自己一個人顯得好無聊,這里的情調也不夠刺激。付完了帳,他便出來了。

過了一條街,又看到閃閃的燈光到處皆是,這條街酒館很多,格調也高雅。

志杰走進一家有女侍陪酒的酒館。一進門,就有一個女侍給他送上香吻。志杰扶著她的腰,到沙發上坐下來。

一瓶威士忌下肚了,林志杰就發神經了,他覺得這里好惹火,又要了一瓶。女侍把瓶蓋一打開。材志杰就拿著酒,把酒向地氈上倒去。

那女侍笑道:“沒關系,盡量倒吧,市面上的地氈正在大減價, 妥有錢,隨時可以換,等會一塊算帳好了。”

林志杰倒了兩瓶酒,發了一會兒瘋,付完帳就出來了。在冷風中吹,那威士忌的力量也漸漸消失了。

轉過了一個大圓環,四周都是很堂皇的,有醉人的音樂,還有女人。他想:這里應該是溫柔鄉了, 要口袋中有鈔票就可以。如果眼光不錯的話 看來會找到所需要的。

志杰的酒意,還沒完全清醒,就對著一座大樓而來。這座大樓的電梯,十分忙碌。進進出出的人,是那麽多。

志杰一到了電梯門口,看到那此一出出入入的,都是一些打扮得如花似土的女郎。他心想:好呀 終于走到溫柔鄉了。

他走進電梯里,一個單身女郎,已經站在那里,她有高聳的乳房,纖纖細腰和豐滿的肥臀,身體裹在一件薄薄的洋裝里,那一對豪乳好像要跳出來似的。

志杰對她瞪了一眼。她也瞪了材志杰一眼。她的眼睛好黑好亮,好迷人啊

志杰吧肩膀聳了一聳。她也向林志杰嘟了嘟嘴。

志杰不願放過這個機會,就問道:“小姐,奶怎樣稱呼?”

那女郎剛要開口,電梯停住了。門一開,人們就一擁而散。志杰怕被她走丟了,忙在她乳房上捏一把。那女郎叫道:“哎呀 死人,你想吧我捏死呀 ”

志杰笑道:“對不起,請間芳名?”

女郎道:“你想殺人是嗎?想吊膀子,那有你這種吊法的,你一定吧我的那個地方捏青了。”

志杰暗想,這個妞兒可不簡單呀 于是又笑道:“我想知道奶的名字7”

兩人面對面,翻著眼在說話。女郎道:“剛才你捏我那一吧,還捏得過瘾嗎?”

林志杰笑道:“對不起,是不小心的。”

那女郎也笑道,“我還是第一次碰上你這樣的人,硬上的 ”

志杰在她肩上怕了一下道:“新潮嘛 夠不夠刺激呢?”

女郎用一種審查秘密似的眼光,對著志杰由頭上看到腳下,又對他臉上細細的看,就笑起來。

志杰趁勢在她肩上搖了下道:“我問奶甚麽名,奶還沒有回答哩 ”

那女郎道:“葉萍,你呢?”

林志杰道:“我叫林志杰。”

很簡單,這大概就是叫新潮了,兩個人幾句話后,就挽著手一同進了電影院。

葉萍依偎在志杰的懷中,那一對豐滿的乳房,在面前頂來頂去。微有酒意的志杰,偷吻了她一下,就摸了下去。

葉萍用手一推,把他推開了,她握住他的手,用一種很奇怪的眼神看了他一眼就說道:“電燈還亮著,人又那麽多,就不怕別人笑話呀 ”

志杰 好笑一笑,暫時忍住,安靜下來,但是手卻對她的大腿上,捏了了下,摸了一把。

葉萍道:“你是不是有愛捏女人的毛病?”

志杰聽了,也說不出話來, 有笑著。開演的電鈴聲,帶息了燈光,整個電影院之中,都是黑黑的, 有銀幕上是亮著的。片頭演完了,人們開始在欣賞影片。

志杰用手摟著葉萍,她也緊緊的靠著他。電影開始演了數分鍾,志杰的手一直都不老實,摟住了葉萍,就在她的唇上吻了起來,而她也沒有拒絕他。

他們兩人的座位,正在中間,后面還有很多人。他們一接吻,一定抱在一起。這一抱,就擋住后面人的視線。所以后面的人就“噓”了聲,對著他們吹口哨過來。



葉萍明白后面的人爲甚麽會噓過來。她就站起身來,拉著林志杰,走到最后面的空位上去。后面就是牆壁,不會有人再噓了。這是個最理想的地方,絕對不會影響別人

志杰心里就是毫無顧忌,他摟住葉萍,先由接吻開始,慢慢進入了撫摸。葉萍也閉上了眼睛,享受這種異性的安慰。

所謂得寸進尺,林志杰此時真是得寸進尺了。他由她的衣服外面,慢慢地摸到她的衣服里面了。男人的手,是最能刺激女人的東西。他用手指在她的乳房上捏弄著。

志杰所感覺的,是軟嫩、細致,而又富彈性的豪乳。還她有那勻稱又滑美可愛的玉腿,也是每個男人所喜愛的。

志杰也是男人,他在她的大腿上愛不釋手撫摸著。葉萍被他弄得飄飄欲仙一般。

突然,志杰的一手伸到她裙子里面去了。並且向她那小三角褲里面,想要把手向里面伸進去。

這時,葉萍有了反應了。她打了他一下道:“你怎麽這麽大膽,亂摸甚麽呀 ”

一陣嬌嗲的聲晉,而又輕微的,送到他耳鼓中。

志杰 有用微笑看著他。他繼續努力,還想再去摸。但這次葉萍的防范很好,使他無法得手。

銀幕上在演甚麽,他們兩人都不知道。在葉萍來說,她所得到的 是異性的撫摸。志杰所得到的,是一些刺激和興奮。

看來葉萍也不是初次接觸男人的。志杰在動腦筋,想要變換一下方式進攻。可是電影的影片也已經放完了。

陣鈴聲響起,燈光隨著大亮。看電影的人們,紛紛站了起來,由四下里向外走了出去。林志杰抱著葉萍的細腰,用微笑看著她。

葉萍聳聳肩膀,對他說道:“你看過這場電影,演的是甚麽呢?”

志杰笑道:“有好多香吻,玉腿,肥臀,可惜都沒實際看到 ”

葉萍也笑道:“你還想干甚麽?”

志杰笑著說道:“帶奶一塊去真正看一看 ”

葉萍聽了,臉一紅,用奇怪的眼神看著他道:“我們才認識嘛 ”

林志杰道:“這也是新潮嘛 以前叫做一見傾心 ”

林志杰攔了一部的士,挽著她的手,兩人上車了。經過了十多分鍾,車子在一座公寓前停下。

葉萍問道:“奶住在這兒?”

林志杰說道:“是租來的,環境還不錯 ”

葉萍又瞪著他說:“你這人的信心很足,你知道我一定會跟你去嗎?”

志杰不說什麽,他摟住了她的腰,幾乎抱著她一起進電梯

這是一個設備很齊全的房子。客廳怖置得很整潔,有沙發 有電器用品。連在客廳后面,就是一間臥室,看起來情調很不錯。

葉萍向四下一看,就知道這是色情大陷井。可是她並不害怕,反而笑嘻嘻的,走到那個長沙發上坐下來。

志杰由冰箱里,拿出了一杯冷飲,遞給她。

葉萍接在上來,她坐下來的姿勢很好看,腿翹了起來。因爲她的裙子很短,白嫩的大腿和那豐滿臀部,也露出一大半。

志杰一看,葉萍露出了那雙大腿,三角褲也幾乎可以看到了。這是葉萍故意的,要使志杰更迷上自己。

志杰坐在她對面沙發上,正準備和她談,但他看得 是吞口水,心里也在跳了。葉萍早就看出了他的情欲了。伸手就把自己的裙子往下拉。裙子很短,拉也拉不下來。

志杰看的發呆了,由沙發上一下子就跳了起來。他笑道:“啊 奶好性感啊 讓我仔細看看嘛 ”

葉萍聽了,笑笑的站起來。志杰走上去,一抱就抱著她熱烈的狂吻著。葉萍被吻得“啊啊哼哼”叫著,也緊緊摟著林志杰。

葉萍的臉上,唇上,也不知被吻了多少次。她的人也有些迷糊了。不知道他用甚麽方法,竟把她的上衣解開了。

志杰笑道:“咦 小心肝,奶的乳罩呢?”

葉萍笑道“我不戴那東西的,干甚麽嘛 多麻煩 ”

志杰對她的這一對豪乳,愛得發狂,伸手就去摸。揉摸了一陣,葉萍的乳頭硬起來了。紅紅嫩嫩的,像一粒櫻桃,光潔可愛。再加上葉萍那一副嬌笑著的容顔,使得志杰欲火高燒。他又一抱,就把她抱進臥室去了。

葉萍也不抗拒,也沒露出不快之色,她像一個新娘一樣,任他擺布著。她 是嬌聲說道:“你干甚麽嘛 怎麽脫我的衣服啦 好討厭 ”

志杰吧她由床上一放,順手就把她的衣服,全都脫下來了。葉萍倒在床上,身上 剩下了一條小小的三角褲,她本能的夾緊了腿。

志杰把自己的衣服也脫了。他伏下身去,在她的乳房上吸吮起來。葉萍被他吮得心驚肉跳的。她掙扎了一下道:“你小心點嘛 ,都把我吸痛了。”

志杰笑著說道:“放心吧,我的心肝,我怎麽舍得吸痛奶呢?”

他吮著左邊的乳頭,手指捏弄右邊的乳頭。葉萍全身都起作用了,使她覺得變化最大的地方,是下面屄里。他吸一口,里面就收縮一下,同時還有一陣陣酥癢。里面好像有蟲子在爬一樣,爬得心里癢癢的。紅嫩的肉洞之中,流出了絲絲騷水。越是癢的厲害,騷水就越流出來越多。

志杰見她的臉彈紅的像一朵缳瑰一樣,加上那股浪態。他也忍不住伸手去拉她的三角褲。葉萍驚叫了一聲,她也拉住褲子,不讓脫下來。但是,她半推半就的,終于還是讓志杰解除了最后屏障。可是志杰的內褲還沒有脫下來。葉萍就隔著褲子在他雞巴上捏了捏,這一來卻使她很失望,因爲他還沒硬起來。

葉萍捏了一下道:“這是甚麽嘛,怎麽還沒起來,好差勁 ”

志杰聽了,很不服氣,他脫掉內褲,把雞巴裸露出來,葉萍的手迅速就握了。他的雞巴被她的玉手一握。軟香腸就搖搖晃晃地堅硬起來了。它越長越硬,龜頭也暴漲了起來。一根叉粗又長的大肉腸,翹得好高。

葉萍被他這麽一來,心里一驚,連忙由床上坐起來,一對眼睛死死盯住志杰胯下,

葉萍說道:“你會變魔術呀 怎麽一下子就變得這麽大?”

她一面問,一面又伸手去捏。然后笑道:“這東西是夠大了,但是不知道弄起來本領如何?”

志杰笑著把她的大腿分開來,伸手就去摸她的小肉洞。他笑著說道:“奶這里很鮮嫩,奶每弄一次能弄兩個小時嗎?”

葉萍又是一驚,說道:“甚麽?那會弄死人,誰也不能支持那麽久的 ”

志杰笑著說道:“小心肝,奶不喜歡大肉腸嗎?”

經他這樣一問,葉萍倒就說不出話來了。她在暗想,這麽大的雞巴,粗得嚇死人,怎麽能插進屄里。

她雖然不 一次地跟男人弄過,卻一直沒碰到這麽大的雞巴。志杰的手在她屄上繼續摸弄著。她的屄,被摸得奇癢,騷水流出了很多。志杰摸得她的肉洞口上一片水汪汪的。他一把將葉萍按在下面,大腿一擡就跨上去。葉萍雖有很多經驗,但像這樣的大雞巴還是第一次遇到,她心里有點害怕,要是讓他插上了,不知會不會把她的小肉洞弄壞。她心里一急,就說道:“哎呀 不要這麽急嘛,我還沒準備好哩 ”

志杰可不管這些,他立刻就用龜頭在她小腹下頂著。葉萍被頂得心癢癢的,想不插也不行了。于是她就扶著他的肉腸。對著她的陰道口上輕輕揉了一下。

志杰見是機會,便將肉腸向里一頂。大龜頭馬上被套得緊緊的。

“哎呀 輕點嘛 痛死了。”葉萍不禁叫了起來。

志杰也感到龜頭一緊,好像咬住一樣。他知道已插進去了。就把雞巴連頂了數下,整根的雞巴都插進去了。

葉萍感到屄里漲得要命,盡量把大腿叉得開開的。好使得她的陰道漲得更大一點。

葉萍嘴里喘著長氣。她的手在他身上敲打著。口中 是“哎呀”的輕叫。

葉萍的小肉洞,雖然是時常給男人插的。但她平時被插的並不算大,僅是些三四寸長的家夥,現在碰到這個林志杰,真是驚喜不定。

她被他的雞巴插進來了,陰道里有的痛得難受。然而她嬌嫩的肉洞之中,還是不停的流著騷水。

志杰的肉腸頂進去后,他就向下面一看, 見葉萍的嫩屄翻了一個大洞,裂得要炸開一樣。兩片陰唇,也被他的陰莖漲得翻開來,緊緊地把雞巴夾住。在倆人的夾逢里,葉萍的的浪水直流。

志杰開始慢慢抽插著。葉萍感到這種滋味,從來也沒享受過。他的大雞巴好像頂到心尖上一樣。整個小屄脹得緊緊的。但這種滋味,又非常舒服

如果沒有這種脹痛和繃緊的感覺。她反而覺得不夠刺激

葉萍正在想得入神了。林志杰就狠狠的頂了兩下。葉萍被他用力頂了兩下,馬上叫道:“哎呀、輕點呀、你也不知道、自己的東西有多大,我是咬著牙忍住,勉強讓你插進去的。你可得慢慢來、”

志杰看她直流汗,知道她有點吃不消。不敢一下就插得狠狠的。他就把雞巴向外撥出一點兒來。他伏在她的身上,將那條雞巴放在她的陰道里泡著。

葉萍感覺到他的雞巴撥出了一些出來,就動了一下身體。把身子睡正了點。但想不到這樣子一動,陰道里就一陣酥癢。

葉萍在想,如果都插進去,一定更舒服。可是又怕那樣會脹死的,就是不死,恐怕也會裂開來的。

志杰的雞巴泡了一會兒,感到嫩屄里好像會動似的,于是他又抽插起來了,他抽撥得不很凶,插入時也慢慢的頂送。葉萍感到屄里有些暢快了

他的肉腸插得很慢。她 感到下體脹脹的,痛的情況比剛才好得多了。就喘了口氣說道:“阿杰,現在可以插深點,動一動吧 ”

他點點頭,吻了她一下。便開始抽插得好熱烈了。他把整根肉腸,用力頂了進去。葉萍感到有點吃不消了。不但脹,陰道的大龜頭也開始發威了。那龜頭一插入,陰道就好像要裂開似的。

葉萍便道:“哎呀 志杰,我吃不消了、哎呀 要破了 撥出來些 插死人啦 ”

葉萍痛得張牙裂嘴的。志杰見她現出痛舌的樣子。就不敢用力,也不敢插得太深,又恢複剛才那種插法。

葉萍經過一陣狂干,已經快完了。現在感到好了一點。就覺得舒服起來了。

志杰抽插有時快有時慢,肉腸 在插入三分之二的范圍活動。這是葉萍從未嘗過的滋味。她放松了身體,任他抽插。覺得這個世界上, 有他最會干這回事了。

突然她的心尖上,奇癢起來。她忍不住這種癢,就浪叫道:“啊 哎呀 大雞巴哥哥 你插到心上去了 ”

葉萍一浪叫,使得志杰勁頭更來了。他狠頂了幾下。葉萍的嫩屄之中,就“滋滋”作響起來,同時兩人肉碰肉,發出泊泊地響。

這種聲音,聽在葉萍耳里。覺得實在夠刺激了。志杰又是一陣狂頂,頂得葉萍快發狂了。她把雙腳在床上亂蹬,雙手也亂揮亂舞。同時翻著兩眼。同時她的屄里也了“滋滋”的響起來,一陣白白的東西由屄里流了出來。

葉萍一泄了陰精,就用力抱著林志杰,不讓他抽插了。但志杰插了半天,還沒得到滿足。葉萍叫他吧大肉腸撥出來,他還是舍不得撥掉。他向葉萍說了很多好話。可葉萍一定不要了,人也軟軟的。一這種插屄的事情,一定要雙方同意。現在葉萍不要了,她已得到滿v活C志杰也不願再強求她, 好把陰莖撥出來。

葉萍很快的就由床上爬起來。她急忙跑到浴室去,洗了一洗。志杰對這次性交,沒有得到滿足。他的雞巴還是翹得高高的,硬得肚子都痛了。

葉萍洗好了,回到床邊來。她就笑道:“你的東西真大,我有點吃不消呢 ”

志杰失望的道:“唉 奶真差勁,才幾下就流了 ”

葉萍笑道:“你不要那麽貪心,人家平時都是玩小的,你的這麽大,要慢慢來,我才會適應的,以后包你滿意就是了 ”

志杰道:“奶現在就滿意了,我在受活罪。”

葉萍聽了,就笑起來,把他的雞巴套動了幾下。志杰心想,就讓她套套也好。他就躺了下去,挺著肉腸讓她套動。



早晨的陽光還沒出來,這時是年輕人最愛睡覺的。志杰一夜都沒有睡覺,身上也沒得到滿足。天還沒亮,他就和葉萍一同睡了。

等到一覺醒來,已是下午五點,葉萍也不見了。志杰準備出去吃飯,又想去風月場所找刺激。他洗好了臉,就下樓來了。

他走在街上,想到一家餐館吃飯。正舉步要叫車時。就有一輛街車停在他的身邊。車門一開,走下來一個女郎,長發隨風飄搖。那一身性感身材,比起葉萍來,有過之而無不及。她的乳房更大,腿也更迷人。林志杰看得神魂飄動起來。如果不是在大街上,真想摸她一吧。

志杰 顧看她,就沒注意到跟她一起的人。那女郎見他盯著自己看,就笑笑的。向他點了點頭。

這時,車子后面的那個女郎,就走了過來。對著林志杰說道:“你不在家中休息,又跑出來干甚麽?”

他一看,原來是葉萍,就笑道:“睡餓了,要出來吃飯 ”

葉萍哼了聲道:“出來吃飯,爲甚麽盯著小姐猛看?沒安好心。”

那女郎笑道:“葉萍,你說甚麽嘛?”

葉萍對林志杰說道:“這是我的朋友,薛夢嬌小姐。”

志杰忙點頭道:“原來是夢嬌小姐,好漂亮哦 ,奶們兩個真性感 ”

夢嬌也沒說話, 掩著嘴笑。葉萍問她道:“奶是不是要出去了?”

志杰笑著說道:“在家干甚麽?一個人好難過 ”

葉萍道:“現在好了,有我們,你安排甚麽節目?”

志杰笑道:“和昨天一樣的節目好嗎?”

葉萍粉臉一紅,說道:“去你的,人家薛小姐是第一次和你見面。”

夢嬌笑道:“我可以走呀 ”

志杰笑著說道:“我們一塊去玩好了 ”

夢嬌笑道“這不好吧 恐怕會影響你們的情調?”

葉萍笑道,“才不會呢,有奶在一定更有情調。”

葉萍又對志杰說道:“我就是怕你寂寞,才約夢嬌一起來的。”

志杰忙道:“那謝謝奶了。爲甚麽奶走時不叫我?”

葉萍道:“我見你睡得好甜,不忍心叫你。”

夢嬌道:“哎呀 原來你們倆昨夜一塊呀 ”

葉萍道:“這有甚麽大驚小怪的。”

志杰伸手在夢嬌肩上拍了一下,說道:“走,我們一起去湊熱鬧吧 ”

夢嬌道:“你這人怎麽這樣嘛,小心葉萍揍你哦 ”

葉萍笑道:“算了吧 夢嬌,別裝了。”

志杰不等她再說話,就一手一個挽著她們倆上去了。一上樓,他便領著她們入房,忙著招待她們。並且對葉萍,飛了個媚眼。

志杰的一舉一動,都帶著輕浮的樣子。夢嬌看了直笑。本來林志杰要拿開水給她們喝。一開冰箱,還有兩瓶汽水。他就開了一瓶,給她們喝。

志杰先遞給夢嬌,嘴里說道:“可愛的小姐,喝杯汽水吧 ”

夢嬌笑道:“是葉萍硬拖我來的,真不好意思。”

志杰也道:“夢嬌的聲音好動人,使人聽了,會有非非之想。”

葉萍接過汽水笑著說道:“小杰,你公平嗎?我 半杯,夢嬌就一杯 ”

志杰笑道:“奶喜歡喝一半嘛 怕吃多了會脹肚子。”

夢嬌聽了,就笑了起來。志杰問道,“阿嬌,奶笑甚麽?”

葉萍搶著道“她笑你怎麽會知道她吃滿杯?”

這話中之意,夢嬌早聽出來了。她聽葉萍說志杰的雞巴大,便跟葉萍前來。她的目的就是看看這男人的東西有多大。

夢嬌也取笑道:“本來嘛,自己不行,還想吃多 ”

志杰一聽,知道她也明白了他們話中的意思。他高興得馬上摟住夢嬌,吻了起來。夢嬌被他一吻,就看著葉萍。可是葉萍並沒說話,反而走過來,也倒在志杰懷里。

這時的志杰心里好高興,他一手抱一個。吻吻這個,又吻吻那個。

夢嬌是個直性子的女人。她開門見山地說道:“葉萍說你的東西很大,可不可以讓我見識一下 ”

志杰萬萬想不到她會這麽爽快地說出來,他就笑道:“給奶看可以,但等一下奶要把它裝下去才好。”他說完了,就把褲子的拉鏈拉開,由內褲中,把雞巴掏出來。

夢嬌一看,軟綿綿的肉腸看起來並不起眼。覺得那根東西,也沒甚麽了不起。她就笑道:“笑死人了,這麽一點,也叫大。”

葉萍道:“你可別看走眼了吧 ”

說著伸手把他的肉腸握著,用手去捏弄了幾下。可是那根東西,還是垂頭喪氣的。葉萍急了,就說道:“你這是甚麽玩意嘛 會對我凶,看到別人就垂頭喪氣的。”說著又用手在肉腸上捏了捏。接著便套動起來。套了十多下,肉腸就硬起來了。

夢嬌一看, 見本來小小的肉腸,一下子就硬得嚇人了。又粗又長,龜頭又大得出奇。葉萍吧肉腸玩硬了,就問夢嬌道:“奶看看,夠份量吧 ”

夢嬌聽了,臉也紅了,想笑也沒笑起來。用眼睛一直盯著林志杰的大肉腸。她心想這的確是理想的雞巴,如果跟他弄一次,一定會天天想弄的。

志杰很得意的挺著大肉腸。他問道:“夢嬌小姐,奶喜歡嗎?來摸摸 ”說著就把肉腸送到夢嬌面前。夢嬌有些不好意思,連忙往后退兩步。葉萍很妙,拉著夢嬌的手就放在肉腸上。夢嬌感到很不好意思。心里想去摸,可是又怕她笑。可是她伸手就一把握住了。她用力一捏,捏得緊緊的。龜頭也暴漲起來,馬眼中直冒水。

志杰感到疼痛,就大叫道:“哎呀 捏斷了呀 ”

可能夢嬌用的力氣不小,她一松手,林志杰就倒在沙發上,雙手捧著肉腸怪叫。

葉萍一看志杰的臉變青了。知道一定很痛,就罵夢嬌道:“奶是甚麽意思嘛?給他捏得那麽狠,奶癢了嗎?這麽狠,那有像奶這樣的人嘛,真氣人 ”

志杰被捏痛了,就把雞巴放進褲子里面去了。

夢嬌笑著說道:“哼 那麽會心疼人,昨夜都讓他弄進去啦 ”

葉萍道:“不管怎樣,我總不會害他呀 ”

夢嬌笑道:“我不過是失手捏重了一點,也不是故意的,奶就這麽生氣怪我啦 好嘛,我向志杰說對不起好了。”

說著她就走到材志杰身邊。吧乳房一挺,挺到她的面前。嬌聲說道:“可愛的志杰呀 對不起了,我不是有意的吼,還痛不痛,再拿出來讓我看看好嗎?”說著就把乳房送到他臉上。對著他臉上用乳房揉了一下。林志杰這時,心里真有說不出的味道。雖然捏的很痛,但也 是暫時性的。現在靠就甜甜的了。

他說道:“我再拿出來,奶還會捏嗎?”

夢嬌道:“怎麽會嘛,剛才我是肉緊嘛 又不是故意的。”

葉萍笑著說道:“志杰,你干脆吧褲子脫下來,讓我們都方便一點。”

志杰便把褲子一拉,脫了下來。

葉萍一看就笑道:“好了,又軟了,這回我可不管啦 奶可要負責 ”

夢嬌道:“負責就負責,反正我有辦法要它硬。”

志杰道:“親愛的小姐,可千萬別再捏了呀 ”

她們都聽得笑了起來。這時夢嬌要志杰站在自己身前,把雞巴對著她。葉萍和夢嬌都坐在沙發上。

葉萍笑道:“這樣很清楚,雞巴對著我們兩人的臉了,說著,吧大肉腸在自己臉上揉了下。夢嬌道:“好了沒有,該我了。”

葉萍吧軟軟的肉腸遞給夢嬌。夢嬌拿住了肉腸。志杰就有點心驚。怕她又整自己,就吧身子后退一點。

夢嬌笑道:“膽小鬼,怕甚麽嘛 ”

志杰道:“總是小心點比較好。”

葉萍笑道:“太小心了,可玩不到她 ”

夢嬌拿著他的肉腸,又在龜頭上捏了一下。馬眼中冒出了水來。她就用紙把它輕輕擦掉。可是志杰小心翼翼的,如果一有不對就要跳起來。讓夢嬌就沒法整自己。

葉萍已看出他的心思。就笑道:“真是膽小過度了,她不敢再捏奶了。”

志杰雖然有葉萍壯膽。可是他那一雙腿,站在那里還是在發抖。

夢嬌一本正經的,她一手拿著肉腸。用另一只手把肉腸的毛向后撥退。拿著龜頭搖了幾下,她一張口,就一口把龜頭含住了。

志杰看得很清楚阿嬌見她一張嘴,對著肉腸就咬過來了。心里一急,就想往后跳。可是他還是忍住了。他心想:他跟她沒仇恨,她何必害他呢?同時她叉是葉萍的朋友。葉萍已經和自己弄過,痛得那麽厲害 但她也沒恨他呀 何況又沒跟夢嬌弄過。想到這里,就停住沒有躲避了。

正在這時,夢嬌已經吧他的肉腸含在嘴里一舐,龜頭被她含住了。上面熱熱的,舌尖在龜頭上舐起來。那肉腸被她用嘴一吮。就暴漲起來,變成雞巴了,並且很舒服。

志杰雖然玩過的女人也不少。但像這樣被女人用嘴吮雞巴,他還是第一次。所以他看到夢嬌張口,起初還以爲要咬他,心里好緊張。現在知道並不是那麽回事了。不但不怕,反而吧肉腸挺著送上來。

夢嬌一吸吮肉腸。志杰就吧肉腸向她嘴里一頂。夢嬌吮了幾下,他就悄悄抽插起來了。這一抽插,夢嬌可就受不住了。馬上就把肉腸由口中吐出來。

她打了他一下道:“死鬼,一這怎麽能頂嘛,頂死人了!!”她一面罵,一面翻著白眼。

葉萍笑道,“這是現世報。”

志杰道:“葉萍,奶不要挑撥好嗎?我是感到舒服,才頂一下,也不是故意呀 ”

夢嬌笑道:“你不頂我就行,來 再吮兩下。”

志杰又把肉腸挺過去。夢嬌這次用手握住了大雞巴。先在他的龜頭上,舐了起來。材志杰感到龜頭上奇癢,全身都快癢酥了,也好像要飛起來一樣。他正在享受這奇異的舒服。突然夢嬌又一口,把龜頭含住了。並且把頭前后擺動著,使得龜頭在嘴里出出進進的,感覺上好像在插屄一樣。

志杰舒服得,雙手抱著夢嬌。人也快站不穩了。

葉萍道:“真沒用,才吮兩下,就要倒了。”

志杰道:“小心肝,奶快吧衣服脫了嘛 ”

葉萍道:“脫了干甚麽?”

志杰道:“我要摸呀,手里模著才過瘾。”

夢嬌聽了,就吧肉腸吐了出來。她道:“死志杰,你想的太美了,我幫你吮,你去摸她,這不是癢死我呀 ”

葉萍道:“摸摸有甚麽關系?”

志杰道:“我看這樣好了,奶們對換著幫我吮肉腸,好嗎?”

葉萍笑道:“我不會嘛 ”

夢嬌道:“挨插奶怎麽就會, 要用嘴唇舐,舌尖舐就好了。”

葉萍笑道:“舐得狠了,會一口咬下去的。”

志杰一聽,就是一驚,忙道:“好了,我不給奶吮了,奶會咬我 ”

夢嬌道:“她不吮,我也不要了 ”

葉萍道:“奶如果真的不要了,我就吮,也不會去咬他。”

志杰道:“哎呀,別說了,奶們咬死我也就算了 ”

這時葉萍和夢嬌,把全身都脫光了。四只大乳房,都送到志杰面前。志杰這時陷在銷魂陣中。摸模這個,又摸那個。吃了一會兒夢嬌的乳頭。又吸吮葉萍的乳房。兩個女人也舒服的,屄水 是流。

葉萍對夢嬌道:“奶的水流了那麽多,大腿上都是。”

夢嬌看看葉萍的屄,也笑道:“奶不用說我;奶自己看看,奶流得滿地都是。”

志杰急了,把夢嬌按在沙發上。挺起肉腸,對著她的嘴里就塞。夢嬌一口就吸進嘴里,象小孩吃奶一漾,吸吮著志杰的大龜頭。

志杰被她一吸吮,全身都在發癢。他就一吧拉過葉萍,也在她乳頭上吸吮起葉萍是站著的,乳頭被吸得飄飄的。好像要飛起來一樣。

志杰一面吮著葉萍的乳頭。一面伸手,就在葉萍屄上摸。葉萍把白雪雪的大腿往沙發上一翹。陰道口就露了出來,讓他的手指扣進去。

夢嬌一看,這兩人都玩得好舒服。她就對著龜頭上,連吸兩口。就把它從口里吐了出來。林志杰也感到她把陰莖吐出來了。就趕緊問道:“阿嬌,怎麽搞的,正在舒服,爲甚麽吐出來嘛 ”

夢嬌笑道:“該葉萍吮了。”

葉萍的屄,正扣得舒服。志杰的手指拿出來,她就像失去甚麽似的,急得抱著志杰道:“好嘛,我幫你吮,讓我給你扣好了 ”

葉萍說著就坐下來。拿著他的雞巴,先擦了一下,就吸到嘴里了。她一吸住龜頭,就用力擺著自己的頭。使得肉腸,套動很快。現在志杰感到,她吮吸得反而要比夢嬌重得多了。同時也很內行,又吸又舐的。肉腸就硬得受不住了。

夢嬌這時,也沒有閑著。她一放掉肉腸,就蹲在志杰屁股后面。雙手分開志杰的屁股。對著他的屁股溝里,就用舌尖舐起來。林志杰感到前后都被舐上了。他握握這個,摸摸那個,全身都在酥麻中。

突然夢嬌的舌尖,舐到屁眼上了。林志杰心里一緊張。就把屁股向前一挺。葉萍就“哇”了聲,馬上要吐出來了。

她忙吐出龜頭說道:“死鬼,你真的胡頂是嗎?”

志杰道:“哎呀 不是我呀,她在舐屁眼,害得我向前頂一下。”

葉萍一看,夢嬌還在摟著他的屁股。在他的屁股上,舐得津津有味。葉萍笑了笑,馬上又吧龜頭含在口中。

葉萍舐他的屁眼,舐了很久。林志杰感到很好,也不緊張了。她就舐得更厲害了。同時用嘴對著屁眼上,用力吸了起來。林志杰的屁眼,被她吸得張開了一個紅肉洞口,夢嬌一看,就吧舌尖伸進那肉洞鑽舐起來。林志杰的屁眼,感到被插進去了。他就用力一夾屁股。夢嬌的舌尖,被他夾住了。舌尖一夾住了,夢嬌還沒注意。志杰的屁眼,夾得很緊。夢嬌想吧舌尖撥出來。再重吸一下屁眼。可是她用力撥舌尖,撥不出來。夢嬌就急了。用手在他屁股上,用力打幾下。嘴里同時“啊啊”哼著。

葉萍吮著龜頭,吮得正有趣。感到志杰的屁股,被打得 是動。她先以爲志杰故意頂她。就連忙吐出大肉腸,想要罵志杰。向他屁股后面一看,見到夢嬌的舌尖被夾住了她急的用手在他屁股上,又是打又是推的。葉萍看了,就哈哈大笑起來。

又看到夢嬌的尖撥不出來。葉萍才幫著她,把志杰的屁股分開點。又用手在他屁股上狠狠打一掌。

葉萍道:“你夾得那麽緊干甚麽,想她活活干死呀 ”

夢嬌把舌尖撥出來了。就在地上吐了半天口水。然后站了起來,握著志杰的陰莖,夢嬌罵道:“死鬼,你好壞呀,小心我咬斷你的寶貝呀 ”

志杰這時,才領著她們兩個進臥室。夢嬌一看,床鋪很大,三個人睡都沒有問題。志杰一進臥室,就向床上一倒。夢嬌叫他睡得平一點。然后叫葉萍騎在他的臉上。把屄對著他的臉上,讓志杰舐她的私處。

葉萍笑道:“我沒有給人舐過,恐怕一舐就會泄出來。

夢嬌笑著說道:“不會呀,流出來一定會有的,泄出來沒那麽快 ”

志杰道:“奶要干甚麽,她的屄舐起來就會發騷的。”

葉萍道:“去你的,我才沒有那麽差勁,對了,夢嬌,奶呢?奶干甚麽嘛 ”

夢嬌道:“奶不用問,給他舐好了,到時候,她自然知道。”

葉萍吧大腿一跨,就騎在志杰臉上。又把自己的騷屄對著他的嘴上,向下坐一些,她感到屄口碰到他的嘴了,就調整一下坐的姿勢。

志杰道:“好騷的小屄 ”

葉萍罵道:“滾你的,有多騷嘛 ”

接著,志杰開始舔舐葉萍的屄,而夢嬌就蹲在志杰的上面,把她的陰道就套上了一柱擎天的大雞巴。她積極主動地扭腰擺臀,使自己的陰道和他的龜頭刮研套磨,弄得他快活似升仙一般。在志杰快要射精時,夢嬌改用口交,讓志杰在她的小嘴里射出。

夢嬌吞食了他的精液后,又接著含吮,志杰的雞巴還未軟下去,就又在夢嬌的嘴里硬起來,接著,由葉萍來玩志杰的雞巴,夢嬌則讓志杰舔舐騷屄。三個人一路玩到第二日早晨,志杰又在夢嬌陰道里出了一次,才精疲力盡地睡著了。第二天,葉萍最先醒,她看到夢嬌和志杰仍睡得那麽香甜,便把夢嬌弄醒了,叫她趕快穿上衣服,兩人匆匆地從房門溜了出去。

志杰一覺睡到中午,醒來一看,兩個女子早已不在,起床來又到處找了一遍,就是不見蹤影,便懶洋洋地倒在床上,昨晚直至玩得太疲倦了,竟又睡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