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裙内香气滴祕密
裙内香气滴祕密

裙内香气滴祕密
下午四点多钟,陈老板坐在他的办公桌,百无聊赖地透过闭路电视萤幕看外面
店?的情?。今天「裙内香」生意不算十分理想,店?冷冷清清的,只有芝仪在柜
台后面,和他一样百无聊赖。
门开了,进来一个娇小的身影。陈老板精神一振。每次有女性客人进来,都会
令他兴奋,尤其是年轻的女孩。可是这个似乎太年轻了,还穿?白衣蓝裙的校服,
大概二十岁。陈老板的左手在自己的裤裆摸了摸,沈思半?,最后站起来,推开办
公室的门。
女孩在一个性感?衣的货架前面,对?五彩缤_的各式?衣裤,一条一条拿起
来看,专注得连陈老板来到背后她都?有察觉。
「买?衣啊?」陈老板轻声问。女孩回过头来,果然很年轻,长睫毛、尖下巴
、红红的脸颊。天气热,她鬓角微微渗?汗,薄薄的白色衬衫下面,同样是白色的
乳罩若?若现。她有点害羞地笑笑,露出一颗虎牙。
陈老板?忍住要亲她一下的冲动:「有合心意的吗?」
「你们的东西好贵喔。」女孩掠掠头髮,一阵淡淡的清香扑鼻而来。
陈老板心神一荡,忙道:「价钱可以商量,可以商量。你看上哪一款?」女孩
拿起一件粉红色的丁字?裤,前面有透明蕾丝的,确实不是像她这样的小女孩买得
起的。
「你还个价吧。」陈老板爽快的?。
「可是即使你给我半价,我还是付不起?。」女孩嘟起嘴两片红唇,娇艷欲滴

陈老板感觉到裤裆?面又抽动了一下。
「我们到?面谈罢。」陈老板开门让小女生进入他的办公室。关门的时候,他
瞥见柜台后面的芝仪朝他挤挤眼。
「我真的?什?钱?。」女孩显然有点紧张。
陈老板在沙发上坐下,来擡头对站在他面前的女孩?:「沒钱不要紧,你可以
用?的东西来交?。」
「?的??的什??」
「比方说,」陈老板舔舔唇:「比方说,你的?裤…。」
「什??」女孩一呆,但马上明白过来,当下就红了脸:「哎呀,你这人怎?
这样…,可是,我沒带?其他的?裤?。」
「你身上不是穿?一件?」
「哎呀,」女孩的脸更红了:「你要我现在穿的…?」
「就是你现在穿的。什?颜色?」女孩本能地握?校服裙的裙?,压低了声音
:「粉红色的啦…,不过很旧了?。」
「让我看看,好不好?」陈老板用他最?柔的声调问。
女孩犹豫了一下,握?裙?的手慢慢往上提。
陈老板眼睛眨也不眨,盯?蓝裙子下面。
随?裙子掀起,女孩白皙圆润近乎无瑕的大腿完全裸露在李老板面前,陈老板
吞了一口口水,恨不得整张脸贴在女孩的三角裤上。
正如女孩所?,她的粉红色底裤已经穿得很旧,原本应该鲜艷的粉红也已洗得
发白,但构成三角形三边的腰和两腿部分的花边,仍然很盡责的紧紧贴?女孩的腰
腿;而大腿根裤档两边则春色满园关不住的露出几根深黑卷曲的屄毛,在陈老板粗
重的唿吸下微微抖动,一丝若有若无的气息,是年轻女孩的体香、汗水、溺渍以及
令人想入非非的其他汁液,全部结聚在险险遮掩住她最私密部位的一小片裤档上。
陈老板的指尖才碰触到她的花边,女孩已放下裙角,后退半步:「拿这条旧的
?新,你太吃亏了?。」
陈老板又吞了一口口水,额角冒出豆大的汗珠,近乎呻吟的?:「不会,不会
,只要妳喜欢,这不算什?。」??,两手探进女孩的裙底摸索:「来来来,我替
妳?。」
「不要啦,我自己来。」女孩笑?,后退半步当真撩起裙子,弯腰?下?裤。
陈老板微微战抖的手接过女孩递过来的?裤,触手犹有馀?。
他把鼻子?近裤档,恨不得把女孩最私密的气味全部吸进去,另一只手试探?
撩起女孩的裙角,女孩仍然微笑?,不但?有反抗,还靠近了一点。
陈老板的手接触到她柔软的屄毛,女孩的唿吸重浊起来,低声说:「轻一点啦
,人家还是…。」
「处女?」陈老板说:「不要紧,我会小心的。」他的手指探索?,找到了屄
毛保护?的小小阴蒂,轻轻搓弄起来。
?搓两下,女孩下面就湿了,粘粘的蜜汁迅速涂满了陈老板的手指。
女孩半闭?眼,微微喘息。
陈老板把三角裤搁在沙发上,站起来,把女孩拥进怀?,便亲她的嘴。女孩湿
湿的舌头和?甜甜的口水滑进陈老板口中。
不知过了多久,女孩推开陈老板,?上那件新的粉红蕾丝三角裤。
陈老板说:「还有一件奶罩,和这是一套的,也?上了吧。」
「好啊。」女孩说?,?下白衬衫和自己的白色?衣,露出发育中的乳房,两
颗淡红色的乳头娇艷欲滴。
陈老板把新奶罩递给她,顺手摸摸她的乳房,一摸便捨不得放手,女孩也不退
避,让他玩弄?了,才把奶罩穿上,一边说:「一件旧三角裤?你一套全新的?衣
裤,你不会吃亏吗?」
「不会不会,年轻女孩穿过的?裤,很多人等?买呢。」
「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陈老板捡起那件半旧的?裤,又闻了一下,才放进一个胶袋
?。
胶袋外面有一张标签,陈老板握?一枝笔:「可不可以?上妳的名字?」
「我叫王雪美,家?都叫我美美。」
「那就?美美好了。多大了?」
「二十。」
陈老板?下:美美/二十岁/学生。送走了美美,已经快五点了。
陈老板闻闻手指头上女孩留下的气味,下面硬硬的很不舒服,便u正在收拾?
备回家的芝仪:「芝仪啊,加班吧?」芝仪会意的笑笑,出去把大门锁了,然后进
入陈老板的办公室。
陈老板已?去了长裤,半躺在沙发上,硬梆梆的一根屌对?芝仪。芝仪跪在沙
发前,俯首把陈老板的屌含进口中。
陈老板发出一声满足的呻吟:「妳,不让我舔妳啊?」
芝仪说:「今天不行,人家月经来了。」说?撩起迷你裙,让陈老板看到粉紫
色的三角裤?面的棉埝。
陈老板无奈,示意她继续。
芝仪埋头再吹,陈老板也是憋得厉害,?吹两下就泄了,浓稠的精液射满芝仪
一口。
芝仪一滴不漏的全部吞下去,又褪下陈老板的包皮,把龟头周围舔得干干凈凈
,才站起来:「刚才那小女生,你欺负人家啦?」
「哪?,送她一套?衣裤了。」芝仪拎起书桌上胶袋封好的三角裤:「拿这个
?的是吗?」
「好乖的小女孩。」陈老板意犹未盡地掀起芝仪的裙子,看到她浑圆的小屁股
把三角裤?得紧紧的,忍不住狠狠亲了一口:「和妳一样,还是?花闺女哟。」
美美?上新的粉红色奶罩和三角裤,在穿衣镜前打量自己。贴身的布料柔若无
物,勾勒出她美妙的曲缐,两颗小奶头和一丛屄毛若?若现。性感毙了,美美露出
满意的笑容,一只手移到两腿间,隔??裤抚摸自己,直摸到下面春潮泛漤,两根
手指头都染了一层粘煳煳的屄液。美美闻?自己的手指头,忽然听到隔壁房?传来
的声音。
爸妈又在打炮了。美美的心跳加快起来,她蹑手蹑?地走到爸妈房间门外。他
们的房门总是不锁,只是?掩?,给了美美不少方便。
她已不止一次在门外偷看爸妈幹炮,听他们呻吟、喘息,听爸爸的屌在妈妈的
屄?插刺搅戮的声音,每一次都听得她慾火难熬,回房间后非得狠狠搓揉自己一翻
才能入睡。
房门照例还是不关,而且比平时开得更大,街灯从窗外射进来,可以看见床上
蠕动的两具裸体。爸爸仰??,妈妈在上面,含?他的屌。
从美美的角度看得清楚,妈妈半闭?眼,状极享受地吸吮爸爸那根又粗又大的
屌,一手还玩弄?爸爸的卵蛋。妈妈的下体则贴在爸爸脸上,爸爸显然在舔她的屄

美美一边看,一边隔?小?裤摸自己的屄,裤裆那一小方棉布早已湿透了,连
阴毛也是水淫淫的一片黏湿。
这时妈妈忽然停止了吮吸的动作,挺直了腰,全身起了一阵微微的战抖,然后
她唿出一口气,整个人摊倒在爸爸身上。
爸爸用手拍拍她的屁股:「真是有够来劲的,小臭屄,你的水喷得我一脸都是
,快给我舔干 ̄。」
妈妈轻笑一声,起身?过方向,伏在爸爸身上,大概真的舔他脸上的淫水,一
手则握?爸爸的屌往自己的屄?插。
美美像一只猫似地,悄无声息的穿过?掩的房门,慢慢爬到床边。
她?定要近距离好好的欣赏一下爸妈的真人表演。
她缩在床?,探出头来,妈妈的阴唇套?爸爸的屌,和美美相距不过一臂之遥
,她看得清清楚楚,随?妈妈上下的动作,爸爸的屌露出来又被妈妈的屄吞进去,
露出来的时候可以看到整根都沾?粘粘的屄汁,在微弱的街灯下闪闪发亮,插入妈
妈体?的时候则有屄汁顺?阴唇两边流下来。
美美不但大开眼界,还听到爸妈配合?动作发出的喘息和呻吟,连他们下体的
气味她都?放过。
美美深深吸嗅?男女交媾时散发出的骚味,越闻越觉得好闻,这才明白情趣店
陈老板为什?喜欢女孩子穿过的髒?裤。
爸爸射精了。两人的唿吸慢慢平復下来,美美缩回她的头,躲在床?,等爸妈
睡?了才熘出去。好在?等多久,两人就都发出了鼾声。
美美想起他们今晚曾经出去赴宴,大概喝了点酒,才会这?快入睡。美美探出
头,要看看爸妈是不是睡熟了,只见妈妈仰躺?,两腿张开,大腿上还沾?精液,
两片阴唇间也流出了一道奶白色的精液。那浓浓的骚味还?有散去。
美美眼睛一眨也不眨,看?爸爸的精液流到妈妈屁股下面的床单上,湿了一片

美美伸出手,小心不碰到妈妈,用指头沾了一点,放到口中吸吮。这是她第一
次嚐到精液的味道,她常常在自慰时幻想给男人口交,直到他射精,然后把精液嚥
下,?想到第一次吃的就是爸爸的精液。
妈妈的阴唇间,奶白色的液体仍不住流出,美美忍不住再伸出手指,想再弄一
点来嚐嚐,指尖?不小心碰到了妈妈的屄。
美美吃了一惊,不敢再动,手指停在妈妈的阴唇上,屏息等了半晌,?有什?
动?,美美咬咬牙,把手指轻轻插进妈妈的屄。
湿滑的精液令她的手指畅通无阻地直入妈妈体?。这也是第一次,她这样探索
女性的身体,平时她自慰时都只在外面搓揉,因为不想把自己弄出血。
她的手指在妈妈?面停留了一会,整根手指都沾满了爸爸的精液和妈妈的蜜汁

美美吮吸?指头,心想:爸爸好厉害,一次就射那?多。
她上身伏在床上,靠近妈妈张开的大腿中间,她的脸几乎贴?了妈妈的屄,她
吐出舌头,舌尖舔到两片阴唇间仍然缓缓渗出的精液。
她舔了一下,第二次再舔时,舌尖故意碰触到阴唇,妈妈还是?有反应,美美
的胆子大起来,开始舔舐妈妈的屄、阴唇四周,以至阴毛上的精液都舔干净了,还
冒险把妈妈的阴蒂含了一下,但不敢太用力吸吮。
「妈,我给你弄干净了。」美美在心?说。
然后她望向旁边侧躺?的爸爸,两腿间的屌已经缩小了。美美跪在床边,轻轻
用手托起爸爸的屌,心想:「爸,我从来?有含过屌,你就做我的第一次吧。」就
张开嘴,把屌含在嘴?,也不敢大力吸吮,那屌在她口中竟然慢慢挺起来,美美吓
了一跳,马上把它吐出来,但定神看时,爸爸并?被弄醒。
「?爸爸,吓死人了。」美美心想,?也不敢再骚扰爸爸,向那根半软半硬的
傢伙投过不捨的一瞥,边舔舔唇回味爸爸妈妈的味道,才悄悄熘回自己的房间。
快下班了,「裙内香」情趣店?,芝仪正在点柜台下面的秘密存货,忽然闪进
来一个人,白衣蓝裙。芝仪擡头一看,认得是上次来过的小女生。
美美来到柜台前:「老板今天在吗?」
芝仪??头:「只有老板娘在?面。」
「上次我那条三角裤,卖得出吗?」
「已经有人买去了。」芝仪问:「怎?,你有另外的要卖?」
美美掀起校服裙子,让芝仪看她的白色?裤:「就是这一条。」
「?下来看看。」芝仪示意她来到柜台后面,美美探手进裙底,?下?裤递给
芝仪。
芝仪把?裤翻转过来,闻闻裤档的部位:「好像太干净了?。」
「我穿了一整天了,和上次的一样。」
「那是不?的,」芝仪说:「卖?裤,气味一定要浓郁。首先你每次尿尿之后
,记得不要抹干,让裤档给你吸干。」
说?撩起自己的迷你裙,露出水绿色的丁字裤:「你闻闻我的就知道了。」
要是在以前,美美也许不会去闻另一个女人的?裤;但自从偷偷舔过妈妈的屄
之后,她发觉女人的下体和男人的同样有吸引力,因此她毫不犹豫的蹲下来,一手
扶住芝仪的腿,?上去深深吸了一口气,一股?烈的女性气味?进她鼻孔,她从来
不知道女人的尿骚这样好闻,忍不住又用力吸了一下。
擡起头,芝仪正含笑望?她:「我给你示范一下。」美美点点头仍旧穿上自己
的?裤。
芝仪带她到后面的洗手间,在马桶上坐下来,开始尿。金黄色的尿液激射而出
,芝仪用手心盛接了一些,然后淋在自己浓密的阴毛上。
尿完后,她拉起?裤,让美美看到还?滴完的小便马上把裤裆浸得湿透。
美美看得十分亢奋,跟?坐上去尿。
芝仪也不离开,就靠在门边饶有兴味地看她,一面伸手到裙底,隔??裤搓揉
自己。
美美第一次让人以这样色情的眼光看自己尿尿,觉得挺刺激,于是把腿更张开
一点,让她看,一边学芝仪那样用手指沾了尿液,涂抹在阴毛上。
芝仪说:「你?有剃阴毛的习惯,这?很好。多数人都不喜欢剃得光??的屄
。」尿完,美美本能的伸手拉厕纸,芝仪及时「哎」的一声,她才记起,马上缩回
手,拉上?裤,低头看看,裤档那一小方棉布马上湿了一片:「这就行了吗?」
「一天下来,就差不多了。」芝仪朝她挤挤眼:「接下来的才好玩呢。」
美美随她回到前面,正好老板娘淑华从办公室探头出来,芝仪便为她们介绍了
,又说:「我们的存货不多了,刚刚有人问有?有谢太太的货,我告诉他明天再来
。」
「哟,」淑华说:「谢太太的东西挺好卖的嘛。我们来补一补仓吧。」芝仪应
了一声,把大门锁上,然后拉?美美随淑华进入办公室。
淑华褪下裙子,坐在沙发上,美美看到薄薄的白色三角裤遮不住?面的一抹黑
色。
芝仪跟?把自己的迷你裙?去,示意美美也照做,芝仪只穿?水绿色的丁字裤
,靠?淑华坐下。
淑华的手在芝仪两腿中间,隔??裤搓揉她,芝仪也同样抚摸美美仍然濡湿的
裤档,美美则照她们的样子把玩老板娘淑华。
淑华的年纪和她妈妈差不多,身裁也相若,美美想像自己是在玩弄妈妈的屄,
更有种特?的快感。
淑华半闭?眼,边享受美美的爱抚,边问芝仪:「我老公,他昨天让你加班啦
?」芝仪点点头。
淑华又说:「他一直跟我说,真希望能插插你。」
「真的吗?」
「你说呢?你肯让他插吗?」
「我不知道啦。我还?试过,…他又那?大,…我怕,我怕会痛…。」
「第一次嘛,总是会有一点点痛的啦。」她们俩一边閑聊,手下可?閑?,三
具屄散发出来的?味混杂在一起,充塞了整个房间,?多久就先后达到了高潮。淑
华?下自己的?裤,让芝仪和美美看被淫水浸得湿透的裤档。
芝仪笑说:「你的水真多,难怪畅销。」
淑华说:「让我看看你们的。」
芝仪和美美?下?裤递过去,淑华闻了一下:「你们也不错呀,处女香,哪个
男人不爱?哟,萍萍这条上面还有一根毛?。」芝仪笑?,把每条?裤放进一个胶
袋,分?写上:美美/二十岁/学生;李小姐/二十二岁/店员;谢太太/三十二
岁/主妇。
淑华见到美美盯?她的屄看,笑问:「小萍萍,有?有舔过屄?」
美美??头,又点头:「舔过我妈的。」
淑华瞪大了眼,芝仪也回过头来看她。
「你妈?她让你舔她的屄?」淑华问。
「不是啦,她喝醉了,又和我爸打完炮,精液流出来,我一直在偷看,忍不住
就舔了一下,他们睡?了,不知道的。」美美颇有点为自己的大?沾沾自喜。
「你这小丫头,真是色?包天。」淑华说:「想不想舔舔我?」
美美正巴不得她这一句,马上扑上去,头埋在淑华腿间,舔她。美美的兴奋是
难以形容的,自从偷偷嚐过爸爸妈妈的滋味之后,她一直幻想哪天可以好好吮吸一
根又大又硬的屌,或者一具水淫淫的屄。
今天来「裙内香」就是找陈老板的,?想到陈老板不在,?嚐到了老板娘的滋
味。
「老板娘,你的毛真多,和我妈一样。」
「屄毛多的女人都淫荡哟。你妈有我这?淫?」
「也许比你更淫呢。谁知道?」芝仪在一旁看?,慾火也被挑起来。
她把身上的小背心?掉,一待淑华被舔得泄精,她马上把美美翻过身,压在她
上面,屄贴?她同样黏湿的屄,开始磨起来,美美有点不知所措,芝仪喘息?在她
耳边说:「不要紧,这样磨一磨,不会弄伤你的。」一边解开她衬衫的钮扣,露出
两颗白雪雪圆磙磙的奶子。
两个年轻的裸体,硬挺的奶头擦?奶头,阴唇贴?阴唇,淫水沾?淫水,屄毛
?绕?屄毛,芝仪的舌头吐进萍萍口中,香滑的津液和?津液。美美贪婪地吸吮、
享受她的第一次做爱,她的第一个性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