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我的淫堕世界】(序-1.2)【作者:风花雪月】
【我的淫堕世界】(序-1.2)【作者:风花雪月】
字数:8876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卷一 被拣选者

                序章

  我出生在一个平凡的家庭,父母只是平凡的人,有哥哥和妹妹,我排行在中间。

  小时候哥哥很顽皮,经常惹怒父亲,下场当然是给父亲打至体无完肤啦。
  我记忆中,哥哥是不爱回家的人,而我却正正相反,总爱腻在家里。

  初中最后一年,我曾被一辆私家车撞过,大难不死,以为必有后福,却原来是恶梦的开始。

  中四辍学,以为靠自己能在社会中生存,读书也不太重要,可是几年后我却后悔了。

  二十岁再回夜校读中四中五学位,会考也考过了,可惜是零分,只有中文科的小组讨论拿到了三分,其他全是零分。

  这不是十浊一清,大富大贵之命格吗?中五毕业后,因为失恋了,所以想填补心灵的空虚,故在一间商场中找到第二春,可是却被对方拒绝了。

  由於学业和爱情都失意下,我开始出现幻听,感觉被人监视,有黑社会要害我等等妄想。

  后来进精神科医院接受治疗,曾遇到许许多多不可思议的事,进进出出精神科病院不下十次,这十年来几乎每年都进医院一次,虽然有段时间不怎么受精神病影响,快快乐乐地过了三年,可是后来却病情反覆,最多试过一年进医院三次。
  我的经历,足以写成一本书了,可是由於太多幻像与神蹟之间的奇异事件,让我整个患病期间都感觉到有一股神秘的力量在干予我的人生。

  我相信有蜥蜴人,因为我曾看见过有一位病友的眼睛变成槛榄核形状,瞳孔呈绿黄色,根据我上网看见的资料,蜥蜴人是邪恶的地底生物,牠们拥有高超的科技,甚至我看过一篇文章,说魔鬼(即蜥蜴人)能听到人内心的言语,也能控制人的思想,那时候我就在想,我的精神病是否也是蜥蜴人的邪恶计划之一呢?
  近来,我经常留连於色情论坛,写了很多色情小说打算在论坛上发放,可是,神的灵一直阻止我这样做,或是我的良心责备我,我不知道,圣灵也许就存在於我的良心之中吧。

  可是,那些「幻听」的声音经常鼓励我写完一本小说,不论色情与否,说甚么我写完后就会变成真实之类的话,又试过恐吓我,说我不写就打我,但这些都只不过是幻听罢了,我也半当真的处之。

  我很想写完一本色情小说,我曾经祈祷向神求过想圣灵引导我写完一本色情小说,结果思前想后,还是删除了。

  我知道神必会赐给我美好的东西,包括我向祂求的美丽的巨乳妈妈、姐姐和妹妹,任我亵玩和调教,还有一支粗长如马的阳具一样粗幼的生殖器,射不完的精液,金枪不倒的性能力等等,我还求过想要一种可以修练成神的力量,一种如修真小说中的灵气的力量,我想如耶苏一样拥有神力。

  神的回应是:「我已经预备好了。」

  我真的要感谢神,因为他把我看为宝贵,如同祂所生的儿子一样,这位慈父慢慢地教导我祈祷,何谓我想要和需要的东西,我就如一个小孩子,闹着要大人给我我想要的东西,但大人不肯,教我想要的东西未必是我真正需要的。

  感谢神!我知道应该怎样祈求了。

  昨日,我又向神祈求我想要的东西,我知道神已经为我预备好了,可是我还大胆向神祈求,说出我心中所想所求。

  天父爸爸一一细心聆听,听我说出我的要求,我感到无比温暖,我知道我不应再叛逆神,所以,这次我写这篇色文,再也不是为色而色,为满足私欲而写。
  欲望本身是中性词,没有罪与无罪之分,但私欲就不同了,私欲既怀了胎就生出罪来,罪既长成,就生出死来,私欲多么可怕啊!好了,说了一个大概故事背景,大家也很了解我了吧,我这就开始正文……重阳节那天晚上,我被两个神秘人带到一栋古典洋房之中,我坐在沙发上,面对着一位年老发白的老者,他自我介绍的说:「我叫古时捷,是共济会的人。」

  简短的介绍当中让我知道他的身份。

  共济会!一个既神秘又邪恶的组织,据说他们的最高领导人是蜥蜴人,也就是他们的幕后老闆。

  他似乎很欣赏我的冷静和惊奇的表情,他续道:「这次邀请你来是想你加入我们组织。」

  「共济会的人怎么会看上我呢?」

  「其实很简单,打从你出生……不,在你还没出生的时候,即是你父母由出生到相识,早已经注定好了的,难道你没有奇怪为何你父亲一和你母亲结了婚就获批来香港吗?」

  我心中早已想到,这也是他们的手笔,只是没想到他们会来找我。

  「老实说,你父亲也是共济会的人,可是因他不顺从组织的命令,所以我们把他处死了,你母亲应该也知道个大概吧,总之,你是被拣选的族类,你一出生就注定是我们的人。」

  我开始疑惑,难道我心中所想的一直引领我前行的神,就是他们?不!蜥蜴人不是神!我不信!对方见我动摇了,就进一步诱惑我说:「我们知道你想要的是甚么,那些我们都准备好了,只要你答应加入我们,那些东西都是你的了!」
  傀儡!只要答应他们我就会变成他们的傀儡!「我需要点时间考虑。」
  我垂着头说。

  「好吧,我给你七天时间考虑,希望你作出明智的选择!」

  之后他就命人把我送回家,在车上我不停地想,究竟是接受还是拒绝?难道他们要我拜蜥蜴人吗?蜥蜴人就是撒旦吗?好像又没这么简单,蜥蜴人是黑暗中的王,他们掌控人类的生死,早已经把权力掌控於手心,又怎会在乎区区一个人类的崇拜。

  那么他们想要甚么?与神为敌?如果蜥蜴人是撒旦,那么神会不会也是外星人呢?听说地底中也有一位耶和华,每当人类面对重大危机时,祂都会走出来引领着人类,拯救人类。

  难道神也是从地底来的吗?圣经说,能杀灭身体但不能杀灭灵魂的不要怕他,唯怕那个能把身体和灵魂灭在地狱里的神,难道地底中的耶和华早已经得到了毁灭灵魂的力量了吗?蜥蜴人还没得到这力量吗?所以不要怕他们?

  可是,谁不怕死啊?虽然知道死了神也能令我复活,可是死前的折磨实在太恐佈了,我知道蜥蜴人一定会用尽千般方法把我折磨至死!甚至有可以在不杀死我的状况下折磨我,例如精神折磨!我就是被他们弄得像个疯子一样的,多么可怕啊!死了或许乾脆点。

  神为何不消灭蜥蜴人?这世界上被他们干掉的人还少么?圣经也没提到蜥蜴人的下场,只说撒旦被扔进火湖中,撒旦就是蜥蜴人?可是圣经不也记载有一批人审判后仍存活在世上吗?被邪恶所统治。

  行奸淫、邪术、说谎话、凶杀的人不是还存留於世吗?难道神没有将邪恶完全清除?回到家后,我在床上辗转反侧,蜥蜴人不是好东西,共济会更不用说了。
  顺其者生,逆其者死啊!可恨的是我没有力量,如果我有力量反抗蜥蜴人,我就可以不受威胁地生活!力量啊!我要力量!我向神祈祷,现在乃是急难之时,我比平常更虔诚,更真诚地祈祷……七天后,我再次面见古时捷,对他说:「我不加入你们。」

  他遗憾地道:「果然和你父亲一样啊,你知道你的下场吗?」

  「即使死,我也不会顺从你们的!」

  「好!有骨气,那你就安心去见你父亲吧!」

  我还以为他们会把我抓住囚禁起来慢慢折磨我,可是却不然,他命人送我离开,毫无阻拦我回家的意思。

  后来我才明白,他们用的方法更邪恶,更可怕。

  我读完保安课程后,找了很久还没找到工作,我这就知道是共济会暗中搞鬼,他们要我在社会上生存不了,慢慢地扼杀我的命运,他们绝对有这个能力!而且,我的精神病也一直困扰我,他们用的精神虐杀方法很残酷,我快面临崩溃边缘!
              卷一 被拣选者

              第一章 新的家

  为甚么神不帮我?为甚么神由得我受苦?我歇斯底理地大嚷着:「我不会屈服!我不会屈服的!」

  母亲看见我精神失常的样子,马上致电九九九送我进医院。

  母亲也是共济会会员!不,是直属蜥蜴人的手下!我父亲也是被他害死的!
  现在她想害我了!

  我躺在床上,四肢被绑起,神智不清地呢喃着:「我不会屈服的,你们想害我?休想……」

  打过镇定剂后,我的情绪平伏许多,可是神智还是不清。

  医生和我母亲商量,是不是要把我送进精神病院接受治疗,她当然是同意了啦。

  进到葵涌医院,医生一看见我的病历,马上诊断出我精神病发作,我被带到这位女医生面前,她问:「你知不知道为何会进来这儿啊?」

  「共济会……蜥蜴人……我不会屈服……」

  她摇了摇头,在评估佈告上写着英文字,我看不懂,写得很潦草,像鬼画符似的。

  她又道:「你安心在这儿住吧,这里不会有人害你的。」

  这时,我看见她的双眼变成槛榄核形状,瞳色也变成淡黄色。

  我大叫道:「蜥蜴人!我不会屈服的!不要害我!」

  接着几位健壮的男护士合力把我捉住,我不停挣扎,大叫道:「我没有病!是蜥蜴人害我!」

  其中一名男护士笑道:「对,是蜥蜴人害你,打了这支针后,你就有力量了,蜥蜴人害不了你啦,嘿嘿嘿嘿。」

  我看着他举起针筒,其他人把我的裤脱掉,在我屁股上打了针……过了几天,我情绪好了一点,再也没有胡言乱语,但我很担心,这儿有蜥蜴人的爪牙,我的生命无时无刻受到威胁,我每晚都有祈祷,求神看顾我和拯救我。

  一天夜里,我正熟睡的时候,忽然感觉到有人拍我肩膀,我睁开眼睛来看,发现有一位面貌放光,全身洁白如雪的人站在我床边,他见我醒来,就对我说:「不要怕,跟我来。」

  是天使!

  神终於救我了!祂带我离开十楼病房,门自动打开,看守的人都熟睡了。
  直到我俩出了医院,他才转身对我说:「走吧,不要回头。」

  我跪在祂面前,怏求他说:「请不要撇下我,既然你救我出来,应该知道我正在苦胆之中吧,我接下来应该怎样做?」

  天使说:「你可以到某某地址,在某个人的家里住,他会告诉你接下来应该怎样做的。」

  「可是我穿着病人的衣服,也没有钱,怎样去?」

  天使挥动一下右手,在我眼前晃了一下,然后我的衣服就变了样式,手中也出现几百元。

  「去吧,走你当走的路。」

  说完,眨眼之间就消失了。

  我满心欢喜,怀着感恩的心情截了计程车,然后乘车往长沙湾去了。

  来到那地址上的那家人的住所,我还没敲门,对方就开了门,对我说:「进来吧。」

  他给我温水喝,坐下来和我交谈了几句。

  「我知道你的事情,你是敬畏神的,所以神差派我接应你,你就放心在我这儿住吧,夜了,有甚么事到明早再说。」

  於是我在他家住了一晚。

  翌日,清晨。

  我醒来后听见耳边传来祈祷的声音,从客厅走到一间房外,轻轻敲门,没有人应,便推门而入。

  原来这是一间独立的祈祷室,墙上挂着一个大型的十字架,昨晚那男人跪在十字架前祈祷,我不便打扰,便退出房间,走到客厅打开电视。

  新闻佈导着昨夜葵涌医院有病人失踪的事,我的俏像被登於新闻上,全港通缉着我,虽然暂时还没说我有攻击性危险,可是却说我是有极度精神分裂的病患者,也有妄想及暴力倾向,要市民多加小心我云云。

  我嗤之以鼻,冷冷道:「如果我会害人,第一个便收拾葵涌医院院长。」
  「莫动气。」

  这时,昨晚那男人不知何时已经祈祷完毕,他走出祈祷室对我说:「我去买些日用品给你,你暂时不要出外。」

  「嗯,啊……我叫啊景,不知你怎称呼?」

  「莫问我。」

  「甚么?不要问你?」

  「不是,我姓莫,名问我。」

  「哦,挺古怪的名字啊。」

  「我挺喜欢的呢,好了,乖乖地留在这儿。」

  他出去以后,我就关上电视,走到祈祷室中跪在那十字架前祈祷。

  我感觉脑中多了些东西,又彷彿感到有一道华光罩着我,沐浴在温暖和谐的光中,感觉甚么恐惧都全消了。

  然后我脑海中忽然响起一把声音,对我说:「我儿,听着,现在我传你一套功法,可保你性命,日后遇到生命危险可以使用出来制敌。」

  於是我脑海中忽然多出一些知识,就是声音所说的那套功法,我开始慢慢地修练。

  「记着,每天都要祈祷,我会慢慢赐神力给你,你也可趁机和我交流,有甚么不明白可以问,千万别急进,欲速则不达,这道理你该明白吧。」

  我回答说:「明白了,我父啊,感谢你,因你爱我,我也爱你。」

  「乖孩子,你想要的东西我慢慢会给你,你先别急,做好当前的工作,末后的艰难日子还多着呢。」

  「孩子明白。」

  「好吧,继续修练。」

  不知过了多久,我感觉到身体内的细胞在不停脱变,更新,全身渐渐充满了圣洁的力量,我慢慢地睁开双眼,感觉到前所未有的愉悦快乐。

  步出祈祷室,就看见莫问我在吃饭,我奇怪道:「你这么早就吃早饭么?」
  「早饭?现在一时正了啊,我是在吃午饭呢,咦?你怎么年轻了呢?你的牙齿……」

  我立即走进洗手间照镜子,发现我真的年青很多了,大约是十六七岁时的我,皮肤光滑水嫩,充满着青春年少的味道,而我胯下的肉枪也变得强壮起来,我大喜过望,想不到神是这样赐给我。

  外面传来莫问我的声音,他道:「牙刷、杯和毛巾都在洗手间里,新的那些就是你的,你可以用。」

  我应了一声,洗漱完后,就和他一起吃午饭,想不到我早晨祈个祷,时间就过了几小时。

  之后我住在莫问我家中一段时间,外面的风声没有那么紧后,我才开始逛街,也由於我年青了十多年,街上的人都认不出我来,连警察也没看出来,我便大模大样地重新生活。

  过了新年,我就三十三岁了,感觉和昔日大大不同,充满青春活力的我,魅力也提升到一个点。

  街上很多少女都向我投以爱慕的眼神,但我一一回绝,让她们失望而回。
  某一天,我晨祷的时候,天父对我说:「时候满了,你往这个家去,他们就是你的新父母、姐姐和妹妹,我已经安排好了一切,只管放胆去住,他们不会拒绝你,你以后的名字叫蓝梦景。」

  说完,我的脑海中多了一些新的记忆,就是和这家人一起生活的回忆,犹如真的一起生活了十六年。

  我前些天和父亲吵了架,所以走了出来住,现在新年假快完了,是时候回家了吧。

  於是我辞别了莫问我,他好像也知道我的一些事,并没有多问,而是为我祝福。

  我的新家在半山的豪宅区中,我父亲是个企业家,管理一间上市公司,业务庞大,他是商界的传奇人物,但行事低调,没多少人知道他的存在,暗暗打拼二十多年,今年已经四十五岁了。

  我是他的独子,他对我抱着很大的期望,盼望将来我能独当一面,承继他的产业,可惜我自小喜爱写小说,终日沉迷於小说当中,梦想有一天当个作家,与承继产业背道而驰的想法,父亲着实急了,前些天就和我吵架,然后我跑了出来。
  父母应该很担心吧。

  我截计程车坐到半山,战战兢兢地按门铃,不知道这家人会对我怎样,但是有天父爸爸的旨意在当中,相信一定会成事的。

  打开门的是位女佣,她一看见我就高兴地说:「少爷回来了,少爷回来了!」
  我走进家中,坐在宽广的客厅中,从楼上步下一位美丽的妇人,她就是我的妈妈,名叫张羽仙。

  她生得清丽脱俗,一把长发盘於头后,两眉弯弯,浅浅的搁在额前,双眼圆大明亮,深邃美丽,玉鼻高挺,嘴唇丰润,薄施脂粉下正好衬托出她那如青莲般的美貌,说她是再世观音也不为过。

  身材也是傲人,正如我向神祈求的一样,胸脯大小正是K罩杯,坚挺的乳房又圆又翘,简直和乳牛没多大分别,差在有没有牛奶可以榨出了吧。

  「景儿!担心死妈妈了,你去了哪儿啦?」

  我站起来垂着头,妈妈双手托起我的脸颊,又亲又摸,把我宝贝得像甚么似的,见此,我也毫不客气地投进她的温柔乡中。

  妈妈今年应该才三十九岁吧,身高一米七五,修长的美腿又白又滑,身上没半点赘肉,搂抱起来纤纤弱弱的,胸脯却软绵绵,让我爱不惜手。

  我双手抚摸过她的鹅背,落到那盈盈一握的纤腰上,妈妈知道我急色,也不反抗,因为这已经是家常便饭了吧。

  「你退下吧。」

  妈妈对女佣说,女佣心领神会,知道我要与妈妈欢好,故不加阻挠。

  妈妈捧起我的俏脸,低头就是一吻。

              卷一 被拣选者

            第二章 黄金小说作家比赛

  我和妈妈激吻,她如飢饿的野狼般向我索吻,两舌缠绕间发出「啧啧」的声音,芳香的嘴唇吐出舌头来挑逗我,我贪婪地把她的香舌吸在嘴中。

  我坐於沙发上,妈妈则骑在我的身上,我俩一边互吻,一边脱衣,直到赤条条地缠绕在一起。

  我的舌头从她的嘴中滑至颈项,嗅着她迷人的体香,吻至那双傲人的圆乳间,双手不停搓揉,怎么抓捏也不能尽揽於掌中。

  我的头埋在妈妈的巨乳之间,不停摆头,荡起一串串乳浪,然后才吸吮着她那暗红色的乳头,乳云不大,感觉如银币大小,有种小巧精緻的感觉。

  「呼哦~~~~嗯嗯……乖儿子……别这么用力吸……好痒……」

  妈妈欢快的声音略显急促,她的手在我的阳具上抚弄,十七公分长的肉枪,怎么看也十分坚挺。

  妈妈慢慢蹲下来,在我的胯间活动起来。

  她纯熟地用舌头舔着我的龟头,在撒尿的口子上盘旋,欲把我的琼浆玉液吸出来。

  淫靡的吸吮声刺激着我的听觉,看着妈妈兴奋雀跃的贪吃表情,就知道她有多爱我的肉枪了。

  我静静地合上眼,双手分开摆放,享受着妈妈给我的最大刺激。

  不知过了多久,肉枪上传来阵阵软滑温暖的感觉,原来妈妈用她那双美乳和我大玩乳交,巨乳之大,直把我的肉枪吞没,只露出一片龟头,她低头轻轻吸吮,舔弄,旋绕。

  太舒服了,这淫母的技巧太好,害我几呼要射了,可是,我要射的话当然是要尽兴啦,能令我尽兴的恐怕只有深喉了。

  於是我转身反压着妈妈,她靠在沙发边,我的腰使劲往她的喉咙处冲,肉枪直没入她的心腹之地,她几欲呕吐,但默默地强忍着。

  每当她快要忍受不住的时候,我都会抽出肉枪,让她喘喘气,然后再深入其中。

  没抽插两下,滚烫的阳精就呼啸而出,直奔她的肚子中。

  我基本上可以不停地射,可是当我看见她嘴角流出阳精,就知道她的胃已经满了,再射下去也只得浪费掉,故停止射精。

  一拔出肉枪,妈妈便吐出一滩精液,实在太多了。

  我没等她休息,便把她推倒在沙发上,来个狗交式后入她的花穴中。

  「呀呀嗯嗯……累死了……终於到我爽了……」

  妈妈兴奋地说。

  「叫吧,尽情地淫叫,你这骚母猪,让儿子干翻你吧!」

  「哦哦嗯嗯……我是母猪……淫贱的母猪……呼啊啊……好爽……」

  我不停地干着妈妈,让她乐极忘饭,直到中午,我俩还未吃饭,不停地做爱!
  入夜,客厅中传来阵阵哀怨的呻吟声,一天疲累,拖着困乏的身躯回到家的蓝云天,甫踏进家门就听见一阵浪叫声,心想:「这淫妇又在叫甚么春?在手淫么?」

  谁知一进入客厅,就看见我俩母子二人在交媾,气得他牙痒痒的说:「好啊,母子乱伦!你俩就不能收敛点吗?」

  我故意不发射直操到妈妈累昏,可是昏了继续操,操醒了就来个换姿势,直干到现在,妈妈快被我干死了。

  我重重地顶了她两下,便射得她满满的子宫一把精液,也不怕让妈妈怀孕。
  看见父亲抱怨的说,便收敛一下,放过妈妈。

  「我累了,先回房间,吃晚饭再叫我。」

  我回到房间后,把门关上并琐着,以防有人来搞扰我,我打开电脑,上了网,再细心观看我写的小说,一切都照着剧情发生,很好,咦?查看我已发放的旧文时,发现最后一章文章被修改了,我马上惊出一身冷汗,这是我的世界,我就是神,谁能够改动我写的小说啊?

  比神还强的神?

  超神?

  我感到莫名的恐惧,打算改回那些剧情,可是却怎么也编辑不了!我怒吼道:「谁闯进我的淫堕世界!」

  「嘿嘿嘿嘿嘿嘿~~~~是我。」

  一把苍老的声音响起,接着房间中的天花板出现一个黑洞,从黑洞之中走出一个白发老者来,他眉毛长长,鬚发皆白,道骨仙风,有种大道凛然的气息。
  「你是谁?」

  「和你来自同一个世界的人。」

  「你是……执法官?」

  「非也非也。」

  我开始害怕了,不是执法官那么还有谁能出手窜改我的剧情?难道是……「没错,我就是那个人!」

  「竟然是你!」

  「哦呵呵呵呵呵呵~~~~」

  他朗朗地笑着,知道他的身份后,我安心不少,要知道如果是因为我写的小说出现甚么不能逆转的BUG,这才会遭到执法官编辑,否则我写甚么是有很大的自由度的。

  「为何出现在我的小说里?你有甚么目的?」

  「因为你被拣选了。」

  「拣选了?」

  「黄金小说作家大赛。」

  我再度惊讶,这个充满传奇色彩的小说大赛,据说是千万人梦寐以求的进军小说界的前奏曲,一旦在黄金小说作家大赛中拿到冠军,奖金之丰富不用说,更能享有永恆作家空间的殊荣,说到这个永恆作家空间,啧啧啧,简直就是作家的天堂嘛。

  但是,只要能在黄金小说作家大赛中拿个十优的奖项,就已经能挤身名流作家之列,享有的待遇不是一般的高呐!「难道……我被选中了参加这个大赛?」
  「虽不中,亦不远。」

  他故作神秘的说:「今年黄金小说作家大赛的题目改了,所挑选的作家十之有九都是那些欺世盗名之辈,大会为了增加难度,得意选出百位参加者进行一项命名为『人生中的意义与神存在的意义』的剧情既定模式的创作,你刚巧被选上了。」

  「原来是这样,所以你才改了我的故事剧情。」

  「没错,题目已经定了,故事环境也设定好了,只差主角就可上演一场好戏了。」

  「如何才能胜出?」

  「用心感悟、体会、发挖小说中的神秘世界,体现最极致的人生终极意义,能生存到最后的人,我想就是胜利者了。」

  我苦思一会,简单来说就是生存游戏吗?故事舞台即将呈现,一个充满未知和各样可能性的世界,驰骋於九天之上的傲世英雄,波澜壮阔的大型场景,史诗式的剧情,讚人热泪的悲欢离合,作家们的豪情壮志,编织出一幕幕扣人心弦的画面。

  「小说之门——启!」

  房间中冒起一道金色大门,我感到莫名的兴奋,这大门后是怎样的世界呢?
  「去吧,发挥小宇宙力量,写下你光辉的人生篇章吧!」

  「轰!」

  金色大门徐徐打开,一道金光照射着我,我合上眼走向这大门后……

  ……

  四周充斥着浓烈的消毒药水味道,这是一间医院的病房内,病床上躺着一位黑发少年。

  他名叫蓝梦景!

  (未完,待续。)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观阴大士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