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桐人的DSO】(04)【作者:122h】
【桐人的DSO】(04)【作者:122h】
字数:509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4章:开始揭露的圈套

  夜幕低垂,在这没有星光和月亮的晚上,除了灯火照及的地方以外都是伸手不见五指的,虽然这对一般的居民来说很不便,但显然不包括桐人在内。因为和猛临走时所说的回礼就是他撕碎桐人下半身衣服的同时还对桐人的装备栏使用了法术,现在桐人的裤子装备栏正处於一种名为「无形诅咒」的状态,虽然桐人仍然拥有装备带来的加成,但整个裤子连内裤都是消失了,使得她必须光着大腚回城。

  虽说桐人穿着大衣,远看的话看不出破绽,但在大门的安检任何人士进出都必须要脱下外套一类的衣服进行检查,就连桐人也不例外,如果从大门回去必定会出事的。别无他法桐人的桐人唯有选择爬墙偷渡进去,但这对现在的桐人并不是易事,早上的高潮3连击让她躺了差不多整个下午才回复至勉强能爬墙的程度,而且从城墙旁吹起的风彷彿一只无形的手轻拂过桐人暴露在空气中的小穴和菊花,丝丝快感让桐人感到整个身子软绵绵的,差点手一松便从城墙上掉下来了。桐人唯有深呼吸一口气,收歛心神,继续战战竞竞地继续爬墙。

  幸好城墙祗有20多米高,小心翼翼下总算爬到墙头,桐人四处张望,确定四处无人后便想从城头的通道离开,那知道刚转入通道后便见到一名队长站在自己面前,吓得桐人慌忙把手移到自己的下体前,要知道她的大衣最低的一枚扣纽也在肚脐稍低的位置,祗要她动作稍大,对方就会发现自己的下半身是光溜溜的。
  「原…原来是桐人小姐,大半夜的你为什么在城头?」士兵看来也被吓呆了,说话结结巴巴的。桐人敷衍道:「我收到消息,说有人目击在这边城墙外有魔人纵影所以我过来看看。」「但我们完全没有收到类似的消息啊。」「我想是误报吧!既然如此,我也该走了!」也不等对方回应便怱怱地离开了。「啊!辛苦你了,桐人小姐。」看着桐人走完的身影,士兵呼了一口气:「虽然知道她救了城主千金和打倒了众多魔人,但她的魔人身份还是令我恐惧啊!话说今天的桐人小姐给人的感觉不太一样,比起平时的不怒而威,好像变得有女人味了…」他根本想像不到桐人刚才到底祗是有多么提心吊胆。

  提心吊胆的桐人一路迅速地离开城墙,直至闪进一旁的小巷才舒了一口气。但这一呼气,下体却传来一种凉凉痕痕的感觉,往下一摸,原来自己的小穴已经湿了。祗因为祼露着下体和别人交谈了一会,自己居然兴奋了?那自己不就是变成露体狂吗?发觉到自己意外的性欲的桐人感到相当恐惧,难道自己的身体已经愈来愈淫荡吗?就因为被女人意外地摸到;就因为自己被强奸过两次…绝望;恐惧;不解在桐人的脑海里不断地翻腾着,她彷如行屍走肉地朝城主府走去。幸好此时已经夜深,一个行人也没有,如果有人再和现在的桐人交谈,绝对会发现异样的。

  自己的这个模样绝对不适个从大门进入城主府,桐人唯有再一次攀墙,好像小偷一样从窗口进入。才刚跨过窗台,桐人彷如全身力气被抽乾一样,双腿大开地坐倒在房间地上,今天发生的事让桐人的身体和精神都疲累不已,她真的很想一直坐在这里发呆,但显然这是不可能的。

  「怎么了?玩过头累得不能动了吗?」话语充满着讽刺,语气透着寒霜,天芭就像看着一个小丑,面带诡异的笑容,目光扫过桐人全身,最后定格在桐人因双腿大开而暴露在外的小穴。察觉到自己小穴正被人盯住,桐人马上把双腿靠拢,慌张地回答:「天芭,我…」「不用遮啊,你可以继续自慰啊!」「我才没有自慰!」「没有?你刚才不是在城墙旁玩露出自慰玩得很开心吗?」说着天芭拿出一块记录用水晶,水晶上显示着桐人刚从城墙逃离的样子,而且好死不死正是桐人把手按在小穴上检查的样子 .

  桐人呆了:「你为什么会有这张相…」「桐人小姐今早出发前不是说过自己有烦恼吗?大小姐担心桐人小姐的情况,所以叫我跟上你,看看有什么可以帮忙。想不到竟拍到了如此珍奇的画面。」「你误会了…慢着,你刚才说了『今早』吗?」桐人把手紧掐着问道。「没错,既然是大少姐我命令,我当然从桐人小姐你离开城主府便一路跟随。」天芭不等桐人回应,便继续说下去:「但意想不到的是一直声称自己不会和其他魔人同流合污等桐人小姐,原来一直和魔人勾结!」
  桐人彻底呆了,原本她以为天芭会用她被强奸的事狠狠地嘲笑和羞辱她。但现在看来,她远远低估了眼前这个女人的狠毒了。看着桐人目瞪口呆的模样天芭继续用义正严辞的语气怒骂着桐人:「你别妄想否认了,我可是有证据在手的。」天芭手指在记录水晶上操作了一下,水晶上的画面一转,祗见一个漂亮的黑发少女正在和一个健硕的男子在一片废墟中交谈,当谈了一段时间后,男人升起一个半球体的光罩然后把少女推倒在光罩壁上紧紧地抱着接吻起来。吻了一会儿男子把少女推倒在地上然后把她的衣服撕碎,自己也脱了裤子,两人就在野外疯狂地做爱。少女趴在地上不断被抽插着,口中不断发出高声的呻吟声。最后少女发出一下最高的呻吟声后,整个身子猛烈地痉挛起来,影片也在这一刻停止了。
  整套影片虽然所有片段都是真的,但所呈现的却是一个彻彻底祗的慌言。整部影片都是在精心设计的角度下拍摄的,例如明明是桐人被和猛压在光罩壁上侵犯,但由於画面是背着桐人拍摄的所以看不到她的表情使得两人看起来正在接吻。而且整部影片中所有桐人和和猛的战斗片段;一些明显反抗的片段通通被删除了,做爱片段祗余下桐人被干得无力反抗而被和猛单方面侵犯的画面,就连「不要」:「疯子」一类的字眼也被置换成呻吟声。

  看到这里桐人原本已经紧掐着的手,现在都快要掐出血来。如果说天芭祗是把发生的事做成一个虚假的故事的话,桐人也许还能保存一丝理智,但从拍摄的角度来看,和猛绝对知道有拍摄镜头在,什至是故意配合:「天芭你这叛徒!难道就因为对我和塞雅关系好的妒忌,你就要和魔人勾结吗?」怒不可遏的桐人一把抓着天芭的衣领把她推向墙角,现在的桐人就像一头被触碰到逆鳞的巨龙,下一秒就会把天芭撕成碎块。而言面对如此可怕的生命威胁,天芭不但没有丝毫惊慌,什至面上再次浮现出诡异的笑容。

  「啊!」一声惊呼让桐人定格了,她一转头祗见塞雅站在门口,满面不解和惊恐。「塞雅你误会了…」桐人看到塞雅的神情,就知道自己着了天芭的阴谋,慌忙解释,但天芭又怎会让她成功。祗见天芭趁着桐人分心的时候,挣脱桐人的手,沖到塞雅面前,向桐人大喝:「你这魔人不要妄想继续妖言惑众!我早就知道你勾结其他魔人,想利用大少姐我感情,里应外合攻佔城池!」「你别含血喷人!塞雅,那段影片是伪造的!」听着天芭和桐人各自向对方怒吼,塞雅已经没了主意,虽然她一直很相信桐人,但想到桐人这两天的反常行为再加上那段影片,令她的内心非常动摇。

  看到塞雅的样子,天芭成胜追击「如果你不是问心无愧的话,昨天为什么如此暴力对待大少姐?想必是你们的阴险计画快要完成所以你才不想和大少姐玩办家家酒的游戏吧!」「不!我祗是…」桐人突然语塞起来,毕竟被强奸这种事,对任何人都是羞於启齿的事,特别是像桐人这种一直以压倒性战斗力见称的人更难开口。但桐人这一停,在塞雅看来就像默认一样。天芭知道是时候补上最后一击:「你这魔人终於都无话可说了!我绝对不会原谅你欺骗大少姐的感情,更不会原谅你为了让她相信你而犯下的兽行!」她把手上的记录水晶一按,祗见画面中两名男子正在交谈,背景正是桐人被强奸的那个废墟,其中一名男子正是和猛,另一名却是当初强奸塞雅而被桐人斩杀的铠甲男。

  这影片成为压跨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桐人的『背叛』和上次被强奸的痛苦回忆被唤醒让塞雅瞬间崩溃了,她哗一声地哭了出来:「为…为什么要这样做?我这么信任你!」「来人!魔人桐人叛变了!」桐人原本还想解释,但天芭已快她一步把卫兵叫来了。看见塞雅崩溃的模样冲进来卫兵发出怒吼向桐人攻去,桐人知道自己现在跳落黄河也洗不清了,唯有赶紧逃跑才有机会为自己申冤,慌忙从刚才爬进来的窗户跳出去。

  刚落在地面,无数卫兵便把桐人团团围住,看来天芭早有准备,决心要把桐人留在这里了。看着周围黑压压的人群,听着这些曾经一起战斗过,部份什至被她所拯救的人怒骂着:「桐人,你这叛徒!」「竟敢对公主做出这种兽行!」桐人感到心如刀割,但她知道现在自己必须冷静,天芭的目标应该是想迫得桐人出手攻击,好让她的罪名被坐实。

  念及至此桐人把双剑拿出来用力互相一撞,『噹』的一声巨响顿时让原本还在这声怒骂的众人收了声。趁此机会,桐人朗声说道:「我知道大家认为我是一个叛徒,但那段视频是伪做的,以我的战斗力就算单人匹马也可以把这座城弄得鸡飞狗跳,根本就不需要使用这种卑鄙手段。」桐人这番让忿怒的士兵们稍稍冷静下来了,毕竟她彪炳的战积这几个月内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

  但天芭又怎会让情况继续舒缓,她马上反击:「你在野外的确有可以凭单人纤灭一大队军队,但面对我们坚厚的城墙你仍然没有办法,所以才要使用这种阴谋诡计。既然你说影片是伪做的,即是说你今天和你那魔人奸夫做爱和在城墙玩露出play都是假的,那么你马上脱去你的大衣,証明你不是光着屁股!」
  一众士兵以困惑的视线扫视着桐人祼露着的美腿和被黑衣轻掩着的大腿根部,感受到众人的视线,桐人下意识地把双腿靠拢:「…并无这个必要,我的清白不需要用这么羞辱的方式証明!」面对天芭再一次利用事实制造谎言,桐人唯有试图回避,但她双腿的动作和拒绝使得一众士兵对桐人怀疑再度升起。「大家都听到,这魔人连这么简单的要求都做不到,分明是心里有鬼!先张她擒下再说!」虽然部份士兵仍有所疑惑,但事而至此,所有士兵唯有向桐人发动攻击。看着袭来的无数刀剑,桐人知道所有事情已经照着天芭的计画走了,唯有紧咬牙关把断钢圣剑向前挥去。

  嚓嚓的声音不断响起,在断钢圣剑的利刃下一众攻向桐人的兵器通通变成碎片,兵器被毁的士兵节节后退,但伴随着每一下挥动,桐人的喘息声也愈来愈沉重了。桐人非常清楚祗要她杀了在场的任何一个人整件事情就再没有挽回的可能了,但如果不能一口气把所有来袭武器击碎,自己很快会在围攻中倒下,能做到这一点就祇有断钢圣剑了,偏生这把剑却异常沉重;最要命的是,自己的体力早已被今日连番的强奸和逃爬折磨殆尽了。

  眼见一批失去了武器的士兵退下,另一批士兵又再手持武器扑过来,桐人知道再不想办法,她会因体力耗尽己被俘虏。急中生智,桐人一边挥剑,一边密念着咒语,伴随着最后一个音节,一阵黑色的雾把桐人全身覆盖起来,而且愈变愈大。终於在雾团变成九米多高的时候开始散去,一双巨大的黑色羊角恶魔出现在众人面前,正是桐人在ASO和火精灵战斗时用过的怪物幻化法术。

  「吼!」突然出现的巨大怪物发出可怕的叫声,把一众士兵吓得慌忙走避,桐人把握着这一刻的空隙,利用巨大化后对跳跃能力的加成,一口气从阵型薄弱的地方跳过士兵。眼见前方并无其他士兵,现场也无任何人速度比怪物化后的自己更快,不用多久自己就能直冲出城。

  就在桐人稍为安心之时,天芭的声音却从后面传来:「大伙不用怕,这幻像系法术祇是把体型巨大化罢了,她的所有数值包括攻击和防御力都和变身前一样的!」听到天芭的话,桐人一惊,因为天芭说的话…太奇怪了!回头一看,祇见天芭在窗口腾空飞跃下来,挡在桐人面前。而察觉情况有异的桐人也不再犹疑,双拳用尽全力攻向天芭。

  「轰轰轰!」猛烈的攻击让地面也剧烈震动起来,泥土瞬间被卷起仿如沙尘暴,但少女身影并没有消逝在激烈的沙尘中,少女仿如跳舞一样转身,跃动着,一边回避着桐人那破灭的双拳,一边向桐人前进,直到桐人明白自己还是低估了天芭的能耐的时候,天芭已经切入了桐人跨下的死角,手上已经多了一把弓弩,天芭向上稍为瞄准便扣下板机,一团电光从弓弩朝向桐人的下体直射而出。怪兽化后的桐人那庞大的身躯根本无法闪避如此近距离的攻击,电光狠狠地击中桐人的小穴。

  「呀呀呀…啊啊啊!」巨大的痛楚让桐人不自觉地哀嚎出来,但很快这感觉便变成苏麻的感觉再变成快感向桐人袭来,使得桐人的哀嚎渐渐变成呻吟声。桐人感到从自己的小穴开始全身的每条神经都像有电流通过然后变成快感暴发出来,整个脑部瞬间被弄得一团糟,无法控制的身体激烈地痉挛着,刚刚在日间经历了两次高潮的身体很快迎来第3次高潮。

  一众士兵看得呆了,不久前还吓得大家人仰马翻的巨大怪物祇是被一团小小的电光击中下体便发出高音的叫声,然后巨大的身躯颤抖不止。伴随着颤抖,怪物的身躯渐渐变成碎片消失,原本怪物站着的地方躺着一个失神的黑发少女,少女下体赤祼,小穴整个暴露在众人的目光中,伴随着少女身躯的颤抖,小穴不断喷出小股小股清泉。看着桐人被淫水沾湿而亮晶晶的小穴,众人心想:「不怪得桐人刚才不愿脱掉大衣证明自己清白,原来天芭说的都是真的。」

  「大家快些把这魔人关进牢里!不然等她醒过来的话,又要苦战一番了!」趁着就在众人还在困惑的时候,天芭赶忙下了命令,然后转向昏迷的桐人,露出至今最灿烂的笑容:「但在搬去牢房之前…必须先封印一下你那些超强装备。」说着天芭的手缓缓按在桐人的衣服上……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