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金庸群侠之淫贼DLC】(02)【作者:biscuit侠】
【金庸群侠之淫贼DLC】(02)【作者:biscuit侠】
字数:1018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

  我也是刚入坑写这一类型的文章,很喜欢武侠的题材,第一章也得到了一些朋友的鼓励和建议,非常开心。这是这部作品的第二章,篇幅是第一章的两倍,作为一个新手来说,真的有些难度,不想沦为纯肉文所以会开始套入一些简单的情节,希望大家能够给我时间进步,今后写出更好的篇章,大家如果喜欢就尽情的在留言区评论吧!写H文真的是需要动力的,如果反响比较小,可能就要考虑弃坑了,还是希望能有朋友陪我一起走下去,让这部作品完结!

  ***********************************

  自从收服小凤以来,林峰在这偌大的朱武连环庄内自然是夜夜笙歌,早已不满足于在自己居住的小破屋里行那淫邪之事,几乎除了朱家主人居住的几间大宅,四处都留下了他们性交的痕迹。这一个月来,林峰也在偷偷苦练武功,可能是每日欢淫的缘故,武功进境也十分不俗,已从原本1级的兰花拂穴手练至了4级,眼下出手已然是虎虎生风,在一众下人里面恐已排得第一。

  小凤在林峰淫技的操弄下,也已经彻底臣服,也给林峰在庄内行走带来了很多方便。今日两人又在柴房巫山云雨,林峰抱起小凤,让她斜靠在柴垛上,随着身体的运动每一次的进入都能顶到最里面的花心。「啊啊啊……主人...不要...停下来...太爽了...啊啊啊...」小凤双目早已翻白,口水也顺着嘴角滴下来,落在绯红的娇躯上,显得淫荡不堪。

  林峰一边大力的操弄这眼前这个丫鬟,一边还在细细思索下一步的采花行动,用手在小凤的胸上捏了一把,问道「最近庄里可还有什么事吗?」小凤虽然此刻沉迷在性交的快感里,对于主人的问话却也不敢不答,「啊啊啊..再...再...过得一日...朱家...的世交....武...武家的卫壁公子和武青婴小姐....啊啊啊..就要来庄里拜年了...啊啊啊...」

  林峰听得这个消息,心里也是暗暗踌躇「看来随着时间的推移,游戏也会让原本原著里发生的事情按时出现,这样的话.....」想到这,林峰心生一计,突然加快了下体的抽插,更是把小凤操的淫叫连连,「啊啊啊啊....太快了...要去了....」被林峰滚烫的白精猛地冲进子宫,撞击在子宫壁上,小凤直接在高潮中昏了过去.......

  普天之下,到了元旦,家家户户都要辞旧迎新,穷人有穷人的喜庆,富人自有富人的铺张。名门之后的朱宅自然也不例外,与旁人相比更是加倍一般的热闹景象,满宅子的仆人丫鬟进进出出,除尘去污,烹羊宰牛,刷墙漆门好一般兴头。本来林峰作为二等仆人自然有的杂活可忙,不过他平日与人为善,为人又谦虚,加上小凤暗中照顾,倒也没什么活计可做。

  正当庄里干的红火之时,一声马鸣长嘶,两个骑客披着雪绒大貂,脚踏金丝边靴,俨然一副富家公子形象,再定睛一瞧原是一男一女两个少年,约莫十八九岁,和朱家小姐一般年纪。乔福似早知今日有客上门,早已在门外等候多时,急忙迎上牵过马匹,说道「卫公子、武小姐来的正是时候,老爷和小姐已在大厅砌好茶恭候二位了,用的是老爷在红梅庄里亲自栽培的」一剑下天山「,旁人可没有这等福分尝到呢。」那名唤卫壁的俊俏公子笑道「朱叔叔的」一剑下天山「虽也名声远扬,却万万不及这庄里」雪山双姝「的名头,朱姑娘近日来可好?」「师兄,我就知道你假借拜年之名,心怀不轨之实,每天就知道念着朱姐姐,恐怕朱姐姐和她的将军们玩的起兴,早把你忘了」一旁的武青婴略带醋意地嗔道。
  乔福嘻嘻一声,似也清楚他们三个之间不清不楚的关系,赶忙接话「我家小姐,可没忘了二位,早就盼着赶紧过元旦与二位相见呢。」「那就劳烦乔福带路了。」「好嘞」卫壁似乎也想念朱九真的紧,竟是一刻也不想耽搁就往庄子里走,旁边的武青婴脸上闪过一丝不悦之色,却也没说什么,便跟着一起进去了。
  屋外大雪纷飞,朱家的大厅却依旧温暖如初,堂上的首座坐着朱家老爷「惊天一笔」朱长龄,容貌上虽和一般中年人无异,气度却也不凡。另一侧坐着的就是朱家小姐朱九真了,身着一身猩红貂裘,衬得脸蛋娇嫩艳丽,难描难画,大堂两侧则站满了仆从丫鬟在一旁伺候,本来林峰是没资格出现在这的,不过暗中有小凤安排,倒也不甚难。朱长龄轻嘬一口他得意的「一剑下天山」接着放下手上的茶杯,说道「真儿,我与你武烈伯伯是世交,一会儿卫壁青婴来了,不得胡闹。」

  朱九真嘻嘻一笑,不以为然地说道「卫哥哥的面子自然是要给的,但是武青婴那个骚蹄子,我可看不顺眼。」「真儿,不得无礼!」朱长龄斥道,作为庄主他自然也是知道他们三个的关系的,不过他一个老人家,也不好干涉年轻人的事,做的不太过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过去了。

  「朱叔叔,我和青婴来给您请安啦,九真妹妹,多日不见,你又美上几分啦!」来者正是卫壁,还没步入大厅,声音却已先至。朱长龄似乎对卫壁印象颇好,笑道「多日不见,壁儿想必在你师父身上又学到了不少绝学吧?喔,青婴也长开了,现在越来越标致啦!」卫壁和青婴并排走进朱家大厅,卫壁身着白色貂绒,武青婴身着黑色貂绒,两人站在一起,郎才女貌显得光彩夺目。

  朱九真本觉得今日能见着日思夜想的壁哥哥,自是兴头甚高,但见武青婴站在一侧,反而自己像个外人,心情一下子便差了不少,轻哼一声「壁哥哥天资卓绝,武功自然是精进,青婴妹妹皮肤也是好了不少呢」朱九真心中妒火燃起,这一番话明着是夸武青婴相貌俊美,实则暗讽她整日在卫壁面前搔首弄姿,卖弄风骚。

  武青婴听了这话,倒也不生气,莞尔一笑道「姐姐过奖了,妹妹哪里能及得上姐姐万一,我每日和师兄过招习武,花在打扮上的时间也是少了不少。」朱九真一听这话,妒火更甚,暗地里气的是咬牙切齿,巴不得冲上去打上这个骚狐狸几耳光,她人虽任性刁蛮却也知道壁哥哥和父亲在旁,不好发作。这「雪山双姝」自幼一起长大,本该是亲密无间,闺中好友,却同时对卫壁产生了情愫,早已貌合神离、明争暗斗多时。卫壁也早知道这一对姐妹花对自己均有好感,因此互相间产生嫌隙,却也乐在其中,享受着被两个美人争抢的感觉。

  卫壁偷偷看了一眼朱长龄,面目上虽看不出喜怒,却也知道这儿戏不能再闹下去,免得折了「惊天一笔」朱叔叔的面子,连忙开口劝道「两位妹妹也不用自谦,雪山双姝的名头在咱们昆仑山自是极响的,方圆百里谁不知道妹妹们的武功样貌都可算作第一。九真妹妹,这半年来,你的一阳指功力又深了不少吧?」
  朱九真正在气头上,满脑子都在想怎么找个机会给这个贱货使使绊子,脱出而出道「我的一阳指再厉害,恐怕也及不上你们武家的兰花拂穴手轻轻一拂,妹妹我们半年没见,今天做姐姐的就试试你的功力了」话还没,没说完,朱九真便从座上跃起,一指急点武青婴面门。

  武青婴倒没想到朱九真会当着朱叔叔和师兄的面,就和她动起手来,一不留神险些中招,也好在两人功力本就在伯仲之间,她性情斯文,心中虽有不满却也不外露,笑道「好哇,咱们姐妹半年不见,这么快就考较起妹妹的武功来了。」说罢,便也使出兰花拂穴手还以颜色,两人一时间打的难解难分,化作一团红影黑影在大厅比试起来。她二人均师出名门,招式严谨,姿势优美,切磋起来也煞是好看。

  林峰在一旁站立许久,看着这「雪山双姝」互相间的醋意也是暗暗好笑,她二人春兰秋菊,各擅胜场。论容貌朱九真略胜一筹,论身段气质却又是武青婴在其之上,朱九真性格任性,武青婴举止斯文,倒是各有各的可爱,这卫壁艳福当真不浅。林峰在旁细细查看二人武功,武青婴的兰花拂穴手看来习练时日已久,换算成系统等级恐怕已有8级,比起自己寒酸的4级,自是强了不少。

  两人转眼间已经过了二百余招,谁也没能奈何的了谁,这一番较量,卫壁站在一旁,谁也不愿意用姿势难看的招式取胜,出招华而不实,加之二人自幼一起习武,对方的招式早就了然于胸,明面上虽紧张凶险,实则无甚危险。朱九真性格急躁,本身对于武青婴是卫壁的师妹,每日形影不离就气闷,现在在武功上也对她无可奈何,心头更是火起,一咬牙,竟似什么也不顾了,玉体一扭,猩红貂绒转瞬脱下,露出贴身的黑色劲装,手腕一甩,竟从腰侧抽出一条八尺软鞭。
  武青婴没料到朱九真居然动起了兵刃,一时间方寸大乱,局势瞬间险象环生起来。卫壁正想上前制止朱九真,心里又是一丝犹豫「我上前制止,九真妹妹定然不喜,朱叔叔还在定然不会让她们胡闹下去,我又何必惹得这身骚呢?」林峰在旁也是吃了一惊,心里暗暗想道「朱九真脾气当真急躁,竟然大堂里就玩真格的了」,不过他注意力自然也不在此,而是盯着朱大小姐紧身的黑色劲装,把玲珑有致的身材完美的勾勒出来,不由得又是一阵邪火上升。

  眼看武青婴已经左躲又摆狼狈不堪,却不见卫壁来救,心知自己的心上人必定是怕得罪了朱九真,更是气闷。一个不留神,没能躲开当胸一鞭,「呀」武青婴一声惊叫,片刻便要伤在朱九真鞭上,说时迟那时快,朱长龄身形一晃已到近前,两指凌空接住这来势刚猛的一招,手腕一抖,一阵劲力直透软鞭,将朱九真狠狠地摔在地上,对自己的女儿也是丝毫不留情面。朱九真从小到大,娇生惯养,何曾受过这种委屈,黄豆大的眼泪直落下来,一旁的丫鬟见状也是大惊失色,都知自己主子受了委屈,最后倒霉的还是自己这些下人,赶忙冲上去要拉起小姐。

  「不许哭!」朱长龄大声斥道,这一下用上了内力,厅里众人除了卫壁、青婴等少数几个尚有内力根基的仆从外,均感一阵眩晕。武青婴这番切磋,虽没有受到明显外伤,自己胸前的衣物却是被软鞭扫中少许,软鞭的鞭梢带有倒刺,刺破了衣襟,漏出胸前一片雪白,两只玉兔呼之欲出,胸前的两点也在碎衣间若隐若现,春光乍泄。武青婴还没缓过神来,出神片刻,一旁的林峰当然也不会放过这个出神的机会,心里暗暗比较「没想到这武青婴的胸有这么大,平时藏得够严实啊,这足足有D了吧。」默默咽了下口水,再转眼向地上啜泣的朱九真望去「比起乳量来说,朱九真倒是差点,,不过倒是更挺拔些」。

  朱九真虽然受了父亲的训斥,心里却不甚难过,当着面哭出来也只是逢场作戏,反而这番切磋里,看到卫壁显然向着自己,心里正暗暗欣喜,觉得在抢心上人这又胜了这小婊子一筹。武青婴也想到了这一层,捂住自己外露的胸部,恨恨地瞪了一眼卫壁,说道「朱叔叔,青婴有些累了,想回客房休息,告退」说罢便径直走出厅去。卫壁被他这么一瞪,一阵尴尬,脸上红白变换,颇有些挂不住。朱九真心机颇深,瞧见眼下正是好时机,跑过去抱住卫壁的左臂,整个人趴在他身上,用双乳轻碰来回摩擦,撒娇道「壁哥哥,真儿不是故意想要打伤青婴妹妹的,等她气消了,带我一起去和她道歉好不好....」卫壁自然也知武青婴正在气头上,不过此时朱九真如此把他缠住,倒也不方便去找青婴道歉,不如趁这段时间好好和朱九真亲近亲近。

  「朱叔叔,我向来听闻红梅山庄的红梅远近闻名,能否让真儿妹妹带我在这庄里逛一逛?」朱长龄对这些事自然不在意,说道「真儿,你就带壁儿在庄里玩会吧,等到晚上再回来吃年夜饭。」朱九真早就在等父亲说这句话了,话音还没落,就拽着卫壁的衣袖往厅外跑去.......主人们不欢而散,这些仆从自然也没什么好站着不动,该清扫的清扫,该布置的布置,整个山庄里弥漫着弄弄的年味,而林峰的计划才刚刚开始。

  武青婴倒是一点也高兴不起来,本来这次来朱家拜年,心里盘算的是好好让朱九真看看卫壁和自己亲密的样子,也好让她死了这条心。没想到平时朝夕相处,对她百依百顺的师兄,今天居然处处向着这个贱人,而且还当众让自己出了丑,着实气闷不已,吩咐好下人准备好洗澡水,便早早得回到客房休息。

  「小姐在吗?洗澡水送来啦」「进来」门打开了,小凤带着两个下人把一个装满热水的浴桶搬了进来,放在了屏风后面,接着使了个眼色,让下人先走,低着头说道「小姐,远道而来,恐怕是有些许劳累,就让小凤在一旁侍奉一二吧。」武青婴本来心烦,见这丫鬟机灵懂事,也不由得印象好上了几分,便道「嗯,也好,那你帮我沐浴更衣吧」「是」小凤上前,将武青婴扶到浴桶边上,帮她沐浴更衣,先脱下经过了一番打斗有些破损的外衣,漏出了贴身的丝质白背心,本来掩藏的两只玉乳此刻没了束缚,便弹了出来,将背心高高撑起。

  此时正值元旦,昆仑山更是寒风彻骨,尽管屋内已烧了柴火保暖,还是有一丝丝冷风从门缝窗隙漏入,微冷的室温使得脱下外衣的武青婴乳首悄然挺立,将背心撑起了一道诱人的风景线。尽管小凤是女儿身,看到武青婴这若隐若现的春光,也暗羡不已,将她的胸部和自己还没发育完的小馒头一比,更是相形见绌。武青婴对此早已习惯了,在武家庄,她也是大小姐,沐浴更衣本就有丫鬟服侍,见到小凤的表情也不以为意,满脑子还想着卫壁和朱九真此时在红梅山庄里卿卿我我,更是心烦,自行脱下内衣,便进了浴桶沐浴起来。

  小凤征得武青婴同意,便在一旁帮忙擦洗身子,捶肩捏背,小手也常常故作不经意的碰碰武青婴的腋下、乳侧、乳首这些敏感部位。一来武青婴对这个丫鬟没甚防备,二来她也万万没想到这桶刚烧烤的洗澡水早就被小凤加了「料」——「十里桃花散」,这药是小凤在林峰授意下从朱长龄的药房偷来的,乃朱长龄用昆仑山数十种珍贵药物配置而成,入水即溶,药力可附着皮肤进入体内,中此药者,浑身发烫,幻觉频现,在昆仑绝顶也如身处十里桃林一般,令人欲罢不能,唯有泄身可解。

  方才小凤在她身上捶肩揉腿,更是加剧了药力的发作,武青婴此刻只觉得浑身发热,头晕目眩,只想唤小凤去开一下房间的窗透透气,「我头有些晕,你去帮我把木窗打开条缝换换气吧」然而小凤此时听了这话,却不似之前那么毕恭毕敬了,而是站在原地捂嘴暗笑,心想这武小姐着了道还浑然不知。见药效也是时候发作了,小凤干脆直言道「武小姐,你现在有没有觉得身体和以往有那么一些异样呢?我也就实言相告了,你这洗澡水里早就给我下了十里桃花散,非阴阳交汇不可自解,你那卫壁哥哥当下恐怕是来不及救你了。」

  武青婴本来感觉头重脚轻,使不上力,这时候听了小凤这番话,吃惊道「你...你这是干什么?」小凤笑嘻嘻道,「我倒是不干什么,不过主人一会要对你做什么我可是一清二楚,小姐的身材可当真是好,连我看了也险些把持不住呢」说罢,两手直接朝武青婴的胸前袭取,武青婴毕竟是江湖侠女,此刻自然不能坐以待毙,运起功力从浴桶一跃而起,避开了小凤的手,转手便是一招「双龙取目」朝小凤攻去,小凤武功和武青婴相差甚远,这一下吓了个不清,急扭蛮腰,极为勉强才躲开。

  武青婴此时若是大声呼唤求援,自然有人相救,卫壁朱长龄也在近处,然而她身无寸缕一丝不挂,兼具身中「十里桃花散」,数合之间居然还拿不下一个武功低微的丫鬟,心神大乱竟没想到此法。小凤见拖延时间已久,心里暗暗松了一口气,看着眼前这个赤裸的侠女笑道「武小姐,身上的滋味可还好受?刚才您沐浴之际药力早已入题,再加上我的按摩,又运气打斗许久,血行加速,恐怕是撑不住了吧?」

  武青婴万万没想到,在这红梅山庄居然还会被一个小姑娘暗害,当真江湖险恶。她只觉自己欲火上扬,气喘不止,满脑子都是一些不堪入目的片段,时而是朱长龄将她推倒在地狠狠操弄,时而是与朱九真两人全身赤裸与卫壁争宠的画面,不由得下体一片泛滥。正当武青婴准备趁药力没能控制自己意识时,运力击毙小凤,刚提起一口气,从窗外飞身出来一人,连点她身上数个要穴。「呃啊...」穴道受制的武青婴再也支撑不住,摔倒在地。

  从窗外进来击倒武青婴的自然就是林峰了,周遭的下人也早被小凤遣散,不然这里闹得动静也不小,若被人得知,终究是麻烦事。一切计划的成功,都离不开小凤这一环,林峰给了一个赞赏的眼神,「凤儿这回立功了,你先去外面探风,等到了晚上我再好好奖励你」。小凤听得主人夸奖,心里大喜,听得今晚主人还有「奖励」,下身不经意间又泛滥成灾,说道「主人好好享受,小凤这就出去看着,决不让任何人坏主人的大事。」说罢,便离开了房间。

  这房里便只剩下赤裸着身体倒在地上的武青婴和大计得施的林峰,林峰抱起武青婴放在床上,仔细观察着她的玉体,D罩杯大小的泪滴型胸部上的水滴还没擦干,显得诱人白皙,身材相比朱九真和小凤,没有那般苗条骨感,却也丰满的恰到好处。林峰也没想到武青婴平时保守的衣着之下,居然还隐藏这样的胸器,忍不住一巴掌拍了上去,「啪」打了一记奶光,富有弹性的双乳受到拍击,在胸前肆无忌惮的变换着形状,掀起一阵阵令人血脉喷张的乳浪。

  「啊啊啊...不要碰我...」武青婴从小到大还没被异性触碰过如此私密的部位,没曾想现在反倒被一个身份低贱的男仆凌辱,脸早就羞得通红,那一下不痛不痒的奶光,反而激起了武青婴积蓄已久的快感,腰间不停抽搐,粉嫩的阴唇再也阻拦不住体内的淫水,直接喷涌而出。林峰没想到,仅仅这样的触碰,居然就泄身了,骂道「奶奶的,这些侠女个个看起来冰清玉洁,在床上被我制住还不是骚的不像样」武青婴听到林峰这样羞辱于她,心里虽怒,却不知为何反而还感到了一丝无以言状的快感。「现在就让你这个婊子尝尝厉害」林峰也不怜香惜玉,左右手同时开弓,啪啪地打在武青婴的一对大胸上,一下比一下用力,不一会儿,整个胸部布满了林峰通红的的掌印。

  武青婴无法反抗,只能一下又一下地承受着林峰的羞辱,不料林峰力用的越大,自己身上的快感就越强,反而不自觉的扭动着胸部,情不自禁地低声娇喘着,身体与心理的矛盾,直接让她哭了出来「啊啊啊..别..别打了..受不了了...啊啊..不要....」紧接着,腰部又是一阵抽搐,竟又一次泄了身。林峰也万万没想到,光是拍个奶子,就让武青婴到了高潮,再也忍不住,脱下裤子,直接借着刚才喷涌而出的淫水,插进了武青婴处女的小穴,直接顶到了最深处。「啊啊...不要...不要进来!」武青婴尖叫着,扭动着身体,想要阻止林峰的进入,却没想到此举无异于螳臂当车,不但没能保住自己的贞操,反而让林峰感受到了剧烈的快感,配合上处女紧窄的小穴,差一点就射了出来。
  林峰看着胯下这个武功远超自己,却已经被破处的侠女,心里不由得暗自得意,阳具不断在狭小的腔道进进出出,每次抽插都带出了大量的淫水,双手更是没有停下,抓着那对大奶大力的揉弄。武青婴刚被破身,下体更是如刀割般疼痛,但身上遭受的凌辱却使她身上出现了异样的快感,全身都陷入了无尽的快感里面,泛起了兴奋的潮红,短短一刻钟又泄身了两三次,把整个床弄得潮湿不堪。
  林峰没想到,武青婴表面斯斯文文,身体却如此敏感,真是天生的小淫娃,手上不停地摆弄着两个巨乳,问道「女侠,小爷干的你爽不爽啊,看看你自己,都浪成这样了」说着便在两人交合之处摸了一把粘稠的淫水,擦在了武青婴的俏脸上,武青婴还未完全丧失理智,「我..没有...啊啊...你赶紧..放开我...啊啊..我就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不然..啊啊...我师兄不会放过你的...啊啊...」

  林峰不由得笑出声来,答道「你现在连贞操都没守住,你觉得你的壁哥哥还会要你吗?他早就和朱九真双宿双飞去啦,你就乖乖的当我的性奴把吧」武青婴顿时想到自己贞操已失,恐怕师兄再也不会娶自己过门了,心里又惊又怒,骂道「你这个杀千刀的淫贼...啊啊啊...我肯定不会放..啊啊啊...放过你的...我要杀了你...啊啊...」

  林峰见武青婴这时才反应过来,也觉得好笑,说道「你放不放过我,现在不知道,不过我是不会放过你的」,接着加快了身体运动的速度,每一下都只顶花心,每一次的撞击,都让武青婴「嗯啊啊」的尖叫,身体内部的震荡让她的大脑再也组织不出任何语言来咒骂林峰,只能顺从地发出一些无意义的叫床声。
  感觉调教的也差不多了,林峰双手紧紧抱着她的纤腰,腰腹不断起落,如狂风暴雨般噼噼啪啪的猛干,最后放松了精关,将大量的阳精全部射入了她的小穴里面,冲刷着武青婴初经人事的子宫,再度被送上了高潮。林峰看这次眼前这个被他操的一动不动,双目失神,只剩身体机械般一颤一颤地将多余的敬业排出的武青婴,内心极为满足。

  「叮,恭喜玩家成功征服【武青婴】,获得【武青婴】人物卡」

  编号:064

  姓名:武青婴

  等级:B级

  描述:南帝一灯大师的徒弟樵夫武三通之后,连环庄庄主武烈的女儿。与朱九真并称「雪岭双姝」,身中「十里桃花散」,被林峰用计破处。

  「玩家征服B级侠女,系统检测到玩家与武青婴身具同种武功兰花拂穴手,自动升为7级,并获得特殊技」潮生指「1级,可将此技能作用于女性下体,使之到达高潮」

  林峰对这次系统的奖励颇为满意,正盘算着怎么样再找机会把朱九真拿下,尽管自己的兰花拂穴手已经升到了7级,但到目前为止,自己还没有得到内功秘籍,真动起手来都只是徒有招式,无甚威力。小凤本身武功低微的,又没防备,才被拿下。武青婴更是中了仅存两瓶的「十里桃花散」的一份,再加上江湖经验不足,才有机可乘,眼下自己的武功想要正面对决还是太难。

  正当林峰还在思索他的采花大计,武青婴得以休息片刻,身上的药力减退,慢慢恢复了神智,被锁的穴道也因为身体的反复高潮有所松动,只是被操的太狠,浑身酸麻手脚无力,功力只剩得三四成,想到自己守了十八年的贞操居然被一个下流无耻的淫贼破了,自己的师兄再也不会和自己喜结连理,气的是咬牙切齿。

  看到林峰一个人坐在一旁愣愣出神,不知道在想什么,武青婴心念一动,心里暗道「这淫贼武功低微,全靠」十里桃花散「这淫药才中着了他的道,我现在一掌劈死他,再去把那个害人精丫鬟偷偷毙了,神不知鬼不觉,没人知道我失贞的事。」想到这,武青婴,猛地抬掌,直劈林峰后颈。林峰忽感脑后一阵风声,暗叫不好,急忙低头一躲,跳在一旁,躲开了这一击。武青婴看一击不中,也顾不得身体赤裸,猛地一个翻身落地,双乳在空中飘荡带起了美妙的弧线,却不料双足无力,差一点没站稳,看的林峰的阳具又慢慢抬了起来。

  武青婴咬牙切齿道,「淫贼,你坏我清白,今天就是你的死期。」说罢,又是一招攻了过去,林峰得到了系统的奖励,兰花拂穴手只差武青婴1级,武青婴又刚破身不久,此消彼长,竟然拿他不下,心里越是急躁,反而自己的招式,慢慢散乱。林峰见武青婴功力没有完全恢复,出招绵软无力,也松了一口气,心里暗道「好险好险」,心态一放松,对敌起来顿时游刃有余,身形飘忽不定,在武青婴身上东摸一下,西揉一下,擦身而过之际时而摸一把胸部,时而在耳后哈气,弄得武青婴是又羞又气,原本平息下来的快感,竟又有死灰复燃之相。

  气急败坏之下,武青婴飞起一脚,直取林峰面门,原本这一招凭林峰的武功是万万躲不过的,不过此时武青婴双足无力,下盘虚浮,身上又没有穿衣服,一抬腿,整个小穴便暴露出来,阴唇微张之际还夹杂着一些阳精,显得诱惑而淫霏。林峰看的眼都直了,自然是不会错过这个千载难逢的破绽,侧身躲开这一脚,食指中指出手,一招「潮生指」直取武青婴阴户。武青婴名门闺秀,哪见过这样淫邪不堪的招式,一时间来不及收招,被林峰的双指狠狠地卡主自己的桃源密洞,「嗯啊啊...」武青婴受此一击,全身一下子软了下来,瘫倒在林峰怀里。
  林峰暗运功力,双指不停在她下体或戳或揉,不一会儿,武青婴又是一声惊叫,一大股阴精喷涌而出溅在林峰的手上。林峰也知道武青婴已经没有反抗的机会了,「小贱货,还想偷袭我,让你看看你主子的厉害」说罢,将她翻了过来,阳具不偏不倚直接插进了武青婴后庭。武青婴刚想喝骂,但刚张开嘴巴,声音就戛然而止,却是自己那紧窄的后庭,赫然已被那淫道的大龟头所挤入撑开,顿时让她感到如同撕裂般的痛楚。

  「可恶..怎么...怎么可以在那里...呜呜...快拔出去...疼....啊啊...」武青婴万万没想到这淫贼连自己的谷道也不放过,养尊处优的名门侠女何曾受过这种屈辱,疼的眼泪一下子就出来了。林峰一边奋力地开垦着后庭的圣地,一边大力的掌捆着武青婴丰满的臀部,「啪啪」的声音不仅仅在房间里回响,更是一下又一下地击碎着武青婴为数不多的自尊,每一次都能留下深红的掌印,带动着臀肉不停地晃动,林峰不由得更加兴奋地拍。

  武青婴此时再也兴不起任何反抗的念头,她的全部尊严已经被自己身后这个武功卑微的淫贼击碎,所有的反抗都起不了任何的作用,让她慢慢地接受了现实。身体反而产生了被凌辱的快感,腰部也开始不自觉的开始配合著林峰的抽插扭动,嘴里低语着「插我...继续..不要停..啊啊...好爽...」林峰看见武青婴此时已经完全被他征服,把她翻了过来,用女上位的姿势插了进去,命令道「贱奴,不给点教训,还不老实,自己动!」武青婴羞红了脸,斯文优雅的性格让她无法回话,只能贝齿轻咬嘴唇,低着头上下扭动着腰部,完成林峰的命令。

  林峰躺在床上,看着女上位的武青婴,两个巨乳不停地晃动,淫性大涨,又是一个奶光打了过去,带起了更多的乳浪,武青婴的双乳被拍打,反而激起了她成吨的快感,「啊啊啊..要死了...又泄了...啊啊..」随着子宫的一阵抽搐,又泄出了一大股阴精。林峰还是没停下一边继续用力地掌捆她丰满的胸部,一边咒骂道「早就觉得你是个贱货,果然那么骚,打你也能高潮,操死你」,每一次的掌捆,都让武青婴的阴道猛地紧缩一次,带给了林峰无尽的享受。
  武青婴在女上位的姿势下,又泄身了两次,林峰这才作罢,把她推到,将阳具插进她的嘴里喷射出来,呛得她又是一阵咳嗽,一大股腥臊的精液让她几欲作呕,想吐出来。林峰又是一耳光打在武青婴脸上,呵斥道「吞下去,不许吐!」武青婴不敢违背主人的命令,皱着眉吞了下去,林峰见状,知道她以后再也不会反抗了,笑道「这就对了,这才是主人的好母狗,我以后不会亏待你的。」
  武青婴听到这句话,眼神黯然,知道自己今后恐怕是逃不出这个淫魔的掌控了,这件事也不能让其他人知道,不然名节就全毁了,数个时辰之前,她还是意气风发的侠女,顶着「雪山双姝」的名头和师兄到处行侠仗义,现在竟然沦为一个不起眼小淫贼的性奴,真是造化弄人。林峰看她眼神似乎还心有不甘,哈哈一笑,一边揉搓着她的奶子,一边说道「青婴,虽然你眼下失了贞操,是再也嫁不成你表哥了,不过你现在还有个机会,把朱九真这个小骚货的人生也毁掉,你愿意吗?」

  武青婴的双目一亮,心里暗想「我沦落到如此地步,都是朱九真这个小贱人所赐,要不是她在大厅上执意要和我比试,我也不会一个人气闷回房间被这淫贼折辱,我尝到的滋味,一定要要百倍还给你....」想到此处,武青婴心神已乱,竟将对林峰的仇恨全部转移到了朱九真身上,这十几年来的妒忌、羡慕、明争暗斗加上今天失身的悲哀,将她的心完全扭曲,在这一刻彻底放下了以前作为一个侠女的尊严,卖力的舔弄着林峰的阳具,口齿不清地说道「求主人,不要放过朱九真这个小婊子.....」

  林峰看到身下的武青婴已经完全折服,内心燃起了极大地自豪感,什么狗屁侠女,女人就是用来操的,再高傲也只配在我身下求饶,朱九真,下一个就到你了!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刁民 金币 +10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