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我和岳母】(20-21)【作者:刘雁儿】
【我和岳母】(20-21)【作者:刘雁儿】
字数:4356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二十章:再续姻缘

  回到房间,岳母先洗。

  这次我反而没有到卫生间和岳母一起洗澡,不知道为啥一种新婚夜的羞涩佔据了我的心,以前总是希望看到摸到岳母的身体,现在真的到了这个时候却又羞涩起来。

  等我洗完,岳母已经半靠在床上看电视了,我也躺在自己的床上。

  电视里播着外国片,也没有中文字幕,大意讲的也是忘年交,很符合场景。
  西方确实开放,很多情景在中国大陆肯定要剪的,这里是全播出来,别说光露背了,什么乳峰的特写不在话下,连男女的下面还专门特写的拍出来。就搞不明白老外女人都是白虎?虽然是过来人,但也看的令人耳热。

  我望了望岳母,岳母心不在焉的看着电视,仿佛电视里的那些令人耳热的镜头对於她没有什么吸引力,或者已经在憧憬下面的场景了呢?

  我掀开被子走了过去,岳母见我走过来,往里靠了靠,平躺在了床上。
  我掀开岳母的被子,岳母没有穿睡衣,也没有像年轻人那样光着身子,有着中年妇女的那般含蓄,只戴了一个粉红色的透明纹胸,没有钢圈的那种,适合女人晚上佩戴,两个葡萄透过薄纱就展现在我的眼前,虽然以前也看过岳母的乳房,但今晚现时已经是另一种心境了。

  岳母下面穿一条同款的透明内裤,那副山水绿野透过这层薄蕃丝更显得娇媚神秘,这就是人的心理,当一个性器官完完全全暴露在你的眼前,你不会有多大兴趣去看,但越是遮掩越是朦朦胧胧,就越会引起你的好奇,就越想去看看究竟。
  想来岳母是已经准备好今晚要发生什么了,我隔着那层薄蕃丝亲了亲那片芳草,岳母没有像平日那样用沐浴露,那片芳草地透露出阵阵女性特有的味道。
  岳母知道我喜欢那种比香水,比沐浴露更吸引男性的味道,那种无法用人造香味替代的味道,大自然里的生物不就是依照这种味道吸引异性的吗?

  望着岳母粉红粉红的脸庞,我静静躺在岳母的身边。岳母主动把手伸到我内裤里面,没有摸我的鸡脖子,而是柔柔的玩弄着我的两个蛋蛋。如果说以前岳母用手接触我哪里,还是像一种长辈或者工作似的抚摸的话,现在已经是情人之间的爱抚了。

  我眯缝着眼享受着这一切,没有主动去摸岳母,过了一会,我才脱去岳母的内裤,俯下身去分开岳母的腿,岳母的自留地长的庄稼长得不繁茂,但错落有致,都长在泉眼上面的高地上,泉眼周围除了零星的小草外显得乾乾净净的,我分开遮盖泉眼的大小门,把嘴靠近过去吸吮着哪个泉眼。

  岳母轻声叫到:「啊雁,那里髒,是拉尿尿的地方,不能用嘴亲,要亲就亲上面啦!」

  我哼到:「妈,你真老土,这叫口交,这是当今流行的情趣。」

  岳母整个身子有些僵硬,毕竟是第一次口交,还是被女婿,或者是十几年没有做了,人家说寡妇三年就是处女,或许是真的。

  我没有理睬岳母不叫我吸吮下麵的劝告,轻轻的吸吮着泉眼,慢慢的泉眼里开始流出了晶莹的泉水,岳母呼吸越来越急速。我脱掉我的内裤,把小鸡鸡插到泉眼门口。

  岳母近似哀求的说;「啊雁,我十几年没有爱爱了,你轻一些,我怕受不了你们年轻人的冲劲。」

  我把嘴贴在岳母耳边轻语到:「妈,我会温柔的,放心吧!」

  岳母这时候脸红的已经到全身啦,她说到:「啊雁,以后在家不要叫我妈了,特别做这个的时候,叫妈听起来很彆扭,好难为情的。」

  我笑着答应道:「人家网上说,叫妈做爱爱更有另类的情趣。」说完就插了进去。

  岳母马上激动的身子软的像一坨发麵,我不敢再动,生怕岳母受不住更大的刺激。我趴在岳母身上,柔柔的亲着她,享受着这一刻。我喃喃的说:「想不到我的小鸡这辈子还有机会在第二个泉眼里喝水,谢谢妈。」

  过了一会,我摸岳母乳房的手感觉到岳母的心跳的没有那么厉害了,我上下抽动着水枪,哪水枪发出的「唧唧」好是动听,岳母搂着我,两个腿夹着我的屁股,岳母的泉眼收缩的越来越紧,不像这种年纪的阴道,或许几十年没有做爱的原因吧。

  ……

  过一阵子我感到一阵眩晕,我和岳母都昏睡了过去。

  早上醒来我摸着岳母的外阴,岳母用腿夹着我的手说:「雁儿,咱今晚再玩吧,现在赶紧到餐厅吃饭,要不是你敏姨要笑话咱们了。」

  我回应道:「哪你夹紧我的手干啥?」

  岳母大红着脸说:「都是给你们年轻人教坏了。」

  我低下头咬了岳母的外阴一下,岳母叫了一声,她拍了我一下:「你想死了,咬破了皮啦!」

  我打趣道:「这叫记印,这个地方留下的记印告诉人家,这地方有主了,不能随便来,就像动物撒尿告诉同类,这是我的地盘。」

  岳母羞红着脸拍打着我撅起的屁股说:「哪你也给我咬一下,也留下一个记号。」

  我笑着把下麵贴到岳母嘴边,岳母羞羞的瞪着我没有咬我。

  两个人赶紧起来穿衣去吃早餐,敏姨专注的瞧着我岳母,岳母不好意思的低着头,敏姨拍着手笑着说:「看来是圆了房啦,要不是没有这种受了滋润后的样子,像是换了一个人。」

  岳母红着脸说:「你咋越来越不像话了,为老不尊。」

  敏姨说到:「逢管咋说,我这个红娘算是做成了!请喝喜酒吧。不过啊雁可要抓紧,帮你娟姨再生一个,不过干那种事要悠着点你啊娟,她可不像你们年轻人那样。」

  我岳母拍打着敏姨:「你咋越来越不像话了!」

  敏姨笑道:「切!干都干了,还不让人家说,昨晚干的时候,咋不对啊雁说别做了,我不好意思叻,说不定还是你求人家啊雁做那事的吧,都是过来人啦,肯定是你比啊雁还渴望哪件事的啦,十几二十年没有做了,肯定想坏啦,昨晚还不狠劲的要?说说你昨晚都要了几次?」

  敏姨的老公也帮腔到:「大家男人也知道啦,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有时候真的顶她不顺,还好啊雁你年轻不怕,你娟姨可有福了。」

  岳母起身拍打着敏姨说:「你们两公婆真是学坏了,当初在厂里还是学习先进分子呢,看现在都变成啥了!」

  第二十一章:天体的羞涩

  那天敏姨接了个电话告诉我们俩:「阿娟啊,我孙子病了,要回悉尼看看,你们自己玩吧,这样更不用忌讳有敏姨在旁边啦,早上不用一大早就起来和我们俩公婆吃早餐了,不过啊雁你可要怜悯着你阿娟,晚上不能由着她想要,想要你就满足她,我老公说的三十如狼四十如虎那可是真滴。」

  啊娟拍打着敏姨道:「你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在啊雁面前说这些话滴。」
  敏姨笑着说:「都是过来人啦,谁还不知道那些事情啊,不过啊雁你真要悠着点,我怕你阿娟受不了你们年轻人的哪种激情,别太激动兴奋了。」

  岳母拉着我一边走一边说:「啊雁,别听你敏姨教你这些黄色东西。」
  送走敏姨,我和岳母继续在澳洲的散心之旅,反正不用跟着旅行团,跟着那面小旗子赶鸭子,自由自在的慢慢散心游。

  那天经过一个海滩,本来想到哪里游泳的,可走到跟前被人家拦住了,经过一阵比手画脚的沟通才知道,原来哪里是天体海滩,就是要脱光衣服的海滩。
  岳母羞的拖着我赶紧走了,走没有多远我我拉着岳母说:「妈,咱们也跟上潮流,咱们也解放解放,咱们也风流快活一番不好吗?」

  岳母羞红着脸停下脚步,犹豫着没有出声,我知道岳母也想试一下,但在大庭广众下脱光衣服这在咱们中国人可是大逆不道,可是迈步过去的坎。

  我央求道:「妈,怕啥?都是外国人,相互又不认识,当在澡堂里不就成了,你们以前在纺织厂澡堂里不也一堆人都脱的光溜溜的吗?」

  岳母说到:「哪里哪同,哪里都是女人,大家都是下面平板一块,谁看谁啊?
  再说啦,我这身子只有你和你岳父两个人看过,哪像你给那么多人看过,都不稀罕了。「

  我打趣道:「妈,不但是下面平板一块,还有上面两个大包子呢?」

  岳母扑打着我说:「就你坏,你是不是想看看人家外国女人的光身子啊?」
  我翘翘嘴说:「妈,说句真话,我就是喜欢东方人的下面,不喜欢西方人哪没有毛的逼逼,像妈你那样有些毛毛显得神秘和性感,西方人哪里不耐看,没有什么神秘感。」

  岳母拧着我的嘴说:「雁儿,真要撕你的嘴,说的好淫秽。」

  我拉着岳母央求道:「妈,咱们去吧,也去潇洒一趟,再说这里谁都不认识谁,老外见多识广,谁会看咱们俩光着皮鼓啊。」

  岳母低着头没有出声,我知道岳母答应了,我牵着岳母的手往那片海滩走去。
  进更衣室还是衣冠楚楚,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光溜溜的了,我在更衣室的出口等岳母,等了好久才见岳母犹犹豫豫的出来。

  我过去问她:「妈,脱几件衣服要这么久吗?」

  岳母用手遮住下面羞涩的说到:「人家不好意思出来,思想斗争了好久,这不才豁出去了,都是被你教唆的。」

  我打趣道:「妈,你别光顾着遮下面,还有上面两个包子没有遮呢,让老外看到了。」

  岳母生气的追打起我来,我赶紧往水边跑。

  一边跑一边逗趣到:「妈,你别顾着追我,看被老外看到你的自留地了。」
  开始两个人都感到全身的不自在,但看到周围都是光溜溜的男女,谁也没有特意的看我们,反而是我们整天斜眼偷偷的看着人家,慢慢也就不感到什么羞涩了。

  我和岳母就这样光溜溜的在海滩上走着,主要是想看看那些老外的下面,这可不同於网上或电视里面,这都是眼前的现实版。

  正四下瞧着,迎面来了男女两个东方人,听她们的窃窃私语,知道她们也是中国人,也是勇敢的探寻者,但当这四个光溜溜的中国人迎面相遇的时候,大家都不自主的用手遮挡着那片羞羞之地,当然两个女人还要腾出一个手遮挡上面,不像见到老外那样坦然,就好像在家里光溜溜的身子,可以自然的呈现在宠物前面,但不可同样呈现在家人的面前一样。是个来自同一国度的裸体男女相遇,在这片海滩上仿佛一下子回到了那片故土,四个人走过后都不禁回头相视一笑。
  走了一下,也看够了那些男男女女的身子,正如岳母说的,男人不外乎一个棍棍挑着一个包袱,女人也不外乎下面多了一张嘴罢了,只是下边那张嘴竖着罢了,老外的男人哪个鸡娃子也不像网上描写的有多大多大的,比中国人自家养得农家鸡大不了多少,不用那么自卑。

  我们俩在一把遮阳伞下面学老外那样晒起日光浴来,开始岳母还趴在那里,怕被别人看到前面。我侧着身瞧着岳母的身子,岳母被我瞧的有些怒怒的说到:「你没有瞧过妈的身子啊,刚才又偷看了那么多女人,还没有看够?」

  我笑着说:「还是东方人的身子好看。」

  过了一会岳母翻过身子,但还是用手遮住下体。

  过了一会我突然问道:「妈,你还记得咱们俩第一次认识的时候吗?」
  岳母疑惑的说:「雁儿,你咋突然想起这件事?」

  我说到:「我也不知道为啥就突然想起那件事,我在想,咱们俩最终走在一起真是天意,我和你先认识,你把我介绍给啊惠,最终我们俩还是要走在一起。」
  说完突然发现我可能说错话了,不能提起老婆的事,但岳母也没有什么悲伤的反应。岳母只是脸上泛着红晕的望着我点点头,而后深邃的望着蓝天。

  我躺在岳母身边想着和岳母认识的情景。

              【未完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观阴大士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