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叹息的蔷薇】(66-67) 作者:墨染空城
【叹息的蔷薇】(66-67) 作者:墨染空城
字数:9432


                       第六十六章 变本加厉
  三个人在同一屋簷下暧昧的生活着,日子倒也是过得波澜不惊相安无事。当然这一切都源自依晗的宽宏大度,因为她愿意为了这个家而做出牺牲,她愿意为了这个家,一个人咽下苦涩的泪水。

  不过有一点她倒是没有猜错,随着时间的推移,陈总对素云日趋冷淡。刚开始他是被素云身上那股独特的气质和熟女风范所吸引,她在床上很主动又放得开,陈总感觉既新鲜又刺激。

  慢慢他就开始怨倦了,他跟素云之间并没有多少感情的维系,单纯依靠肉体和欲望註定是无法长久的。现在陈总晚上大部分时间还是宁肯待在妻子身边,到隔壁的时候是越来越少了。

  看到生活逐步回到正轨,依晗也很开心,她相信陈总是离不开自己的,因为他们除了有感情基础之外,依晗动人的身体也是一个重要的筹码。囡囡已经六个月大了,依晗一直希望可以断奶,让她转为吃些奶粉或者米糊什么的。

  哺乳对於一个打工妈妈而言是一件挺头疼的事情,白天大部分时间都在公司上班,鼓胀的乳房会相当的难受,而且还影响形象。除了过於丰满的胸部容易引人犯罪,时不时胸口的衣服还会湿了一片,这些都相当的不雅。在公司又不方便把多余的奶水给挤出来,因此身体负担比较大,胸前总是沉甸甸的,很多场合都不是太方便。

  可是陈总坚决不同意,他希望能等到女儿满周岁了再断奶。虽然他嘴上说是为了女儿的健康着想,但依晗心里明白,陈总是舍不得她胸前的这对大咪咪。
  生完小孩之后依晗的乳房足足大了一个罩杯不止,陈总对此颇为迷恋,每次做爱这两座玉峰都是他的重点进攻对象。而且陈总也非常喜欢吸食她的奶水,是个天然的人工吸奶器,不过这也算是解决了依晗不少的烦恼。依晗经常笑着责怪他总是和自己的女儿抢奶喝,就像是个长不大的孩子。

  依晗注意到母亲这段时间有些郁郁寡欢,她心里明白全都是因为陈总的原因。这天晚上她硬是把陈总赶出了房间,要他去陪素云一晚上,因为他俩已经好久没有同房了。

  陈总心中老大不情愿,要不是因为女儿还需要人照顾,他真的希望素云可以早一点回株洲,也许这就叫卸磨杀驴、拔屌无情吧。

  结果干到一半陈总的鸡巴居然软掉了,素云在他底下手口并用抢救了半天也没有丝毫起色。素云这回真的生气了,「你难得来我房间一回,状态又这么差,你是不是对我没有兴趣了?」

  陈总内心暗暗点头,嘴上当然说没这回事,还说是因为最近工作压力大造成的。素云当然不信了,还责怪他现在只顾着和依晗风流快活不理睬自己了。
  陈总听得有些不耐烦,心想要不是沖着你女儿面子我还懒得过来呢!正准备一走了之,忽然心中产生了一个奇怪的想法。

  他假意搂着素云温存了几句,哄得她破渧为笑,这才慢慢引入正题,「云云,我对你和晗晗一视同仁,你俩身上都有吸引我的地方,各有各的优点,我的身体也很健康,每天早上醒来都是一柱擎天,差点把内裤都给戳穿了。我仔细想了一下,也许是因为大家相处的时间长了,失去了新鲜感,我们这个时候需要有新的玩法来刺激各自身体的兴奋点。」

  素云愣了一下,「新的玩法?人家全身上下每一寸肌肤都让你瞭解得一清二楚,还能有什么新玩法?」素云娇嗔地拍了一下他的胸口。

  确实,由於素云对陈总向来是百依百顺,陈总当然不会客气,将AV中各种变态玩法都在她身上验证过,早已玩不出什么新花样了。

  「两个人的玩法当然有所局限,不过你想过没有,如果再加入一个呢?」陈总盯着她的双眼。

  「什么?难道、难道你要我陪其它男人上床?」素云脸色大变。

  「当然不是,我怎么舍得让其它男人佔有你的身体,你只能是我的专属品。其实我的意思是……不如,把依晗也叫过来,咱们三人一起HAPPY,你觉得呢?」陈总脸上露出兴奋的表情。

  素云羞得满脸通红,「你真是越来越变态了,你居然要我们俩母女一起在床上光着身子侍候你?这、这岂不是羞死人了?我、我不要,更何况依晗也绝不会答应的,她答应让我们在一起已经牺牲了很多,你怎么可以得寸进尺?」

  「大家对彼此的身体早就瞭解得一清二楚,现在不过是将两张床合并起来,三个人一起办事,这样你也不会怪我冷落了你,我也可以同时享受到你们母女动人的身体,你说该有多好?我保证这个过程一定会相当美妙和刺激的。」陈总巧舌如簧的鼓动着她。

  素云向来无法违背陈总的要求,而且这个提议她觉得蛮新鲜,不过就是捅开这层窗户纸罢了,反正他们三人早已经冲开了道德舆论的束缚,母女共事一夫已经成为现实,现在还需要去顾忌什么呢?还不如放开怀抱玩个痛快。

  素云内心虽然已经妥协,但还是觉得这样做过於荒唐,「傑森,我劝你趁早死了这份心,就算我答应了,晗晗那边绝对不会同意的。我瞭解女儿,这已经超出了她所能承受的尺度。现在这样我早已知足了,你最好不要自讨没趣,免得给这个刚刚平静不久的家又增添不安定的因素,我不想再看到晗晗伤心了。」
  「嘿,你可不要高估了自己的判断能力,你女儿也许早已经蜕变了,说不定她会相当欣赏我的提议呢。好,我就当你答应了,晗晗那边由我来搞定,你在床上好好等着吧,先把那几根东西清洁一下,待会肯定能派上大用场哦。」陈总说完提着内裤急匆匆地跑了出去,把内心五味杂陈的素云一个人留在了床上。
  依晗正靠在床屏上看书,忽然看到陈总一脸兴奋地跑了进来,不由得一愣,「你不在那边陪着我妈,回来干什么?难道……才半小时不到就结束了?你今天就那么老实?」依晗明明看到他带着那箱「作战装备」过去的,难道它们今晚没有派上用场?

  陈总盘腿坐到她旁边,对她说出了内心的想法。

    依晗脸色瞬间变得铁青,「你、你确定这不是在跟我开玩笑?」

  陈总若无其事地点了点头,「当然是真的啊,你难道不觉得这样会很好玩吗?」
  「无耻,你给我滚出去,我才没空搭理你这个疯子。」依晗气得花容失色,转过身继续看书。

  「晗晗,你就答应我吧,这保证这样玩会很刺激的,保证你们母女俩尖叫声不断,高潮一波接一波!」陈总死皮赖脸的纠缠着。

  依晗一脸严肃的瞪着他,「你的生活中除了性就没有其它了么?我和妈妈对你已经够好了,在床上任你玩着各种变态的游戏,这样你还不满足?哲航,你这段时间究竟是怎么啦?这完全不像是以前的你啊!」

  「这有什么,我现在不过是想三个人一起玩而已,这又有什么问题?难不成你还不敢看到你妈的裸体?她的身材绝对不如你,这点你无需担心,我在床上保证能同时让你们快乐的!」

  「你到底有没有在认真听我说话啊?你每天晚上就会变着法子玩弄我们母女俩,你是不是变态啊!我对你已经足够宽容了,你不要得寸进尺!」依晗气得花容失色。

  陈总脸上露出一丝不屑,双眼变得有些冷漠,「好好,陪笑脸跟你说尽好话你听不进去,非要让我回到现实对不对?我告诉你,现实可是很残酷的,你真的准备好了吗?」

  「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这种事你反正别想了,我绝对不会同意的,我又不是那些人尽可夫的小姐,你想玩双飞上夜总会去,我不拦着你!」

  「哼,夜总会小姐我哪里看得上眼,我就是要你们俩母女同时侍候我那才叫舒服!好吧,这可是你逼我的,给你脸不要脸,非要惹得大家撕破脸皮,我已经很努力的在维持这个家的平静了。」陈总盯着依晗的双眼。

  「哈,你这话说反了吧,忍辱负重维持着这个家的人是我好不好?你跟我妈做出那种不可告人的事情,居然还有脸在这里教训我?陈哲航,你真是越来越无耻了!要不是因为我妈在家,我、我……你给我滚出去!」依晗气得脸色发青,把手上的书摔到了陈总身上。

  陈总捡起书随手翻了几页,「你整天读着这些心灵鸡汤,以为可以净化你的心灵么?我看未必。我确实做出了不可告人的事情,但我好歹还主动找你谈了,我直面自己的错误。可是你呢,你又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情隐瞒着我吗?」
  依晗原本还气鼓鼓的,听到陈总最后这句话,感觉整个人差点就要软倒在床上,全身不自觉打起了摆子,「我、我哪有什么事情瞒着你,你不要信口雌黄。」
  「啧啧啧,我家晗晗现在真是演技一流,说谎不打草稿还面不改变呀,老公真是佩服得五体投地。很好,只要你答应我之前的提议,咱俩的谈话可以到此为止,咱俩还是那对相亲相爱、人人羡慕的模范夫妻,你觉得如何?」

  依晗隐隐感觉到陈总应该是抓到了自己什么把柄,可是现在要她和母亲一起陪陈总上床,她又过不了心里的那道坎。「哲航,你不要逼我,只要不是三个人同床,其它我都可以答应你,你想把我捆绑起来也行,好不好?」依晗已经是半投降状态了。

  陈总手掌往床上重重一拍,「我早说过在床上你要叫我傑森,你怎么就是不长记性,活该会被男人玩。我再也没兴趣陪你扯皮了,我已经伪装了太久日子过得太累,依晗,你跟那两个傢伙上床的事情,你还打算瞒我到什么时候?」
  依晗直愣愣地坐在床上,双眼呆滞的望着前方,感觉就像一道闪电直接劈向她的胸口,这件事是依晗最害怕触碰的伤痕,这句话的杀伤力足以将她身体所有的防线完全摧毁。

  依晗双手掩面不停抽泣了起来,这个时候她真想逃离这个家永远也不要回来!这就像是一个妓女在大家面前伪装成高贵的公主,直到有一天被揭露了身份,瞬间无地自容恨不得一死了之。

  「你一定想问我是什么时候发现的,其实这完全不重要,时间改变不了你和两个男人上床的事实,你的身体里已经留有他们永远的烙印,当时他俩一定搞得你欲仙欲死吧?」陈总的眼中闪着怒火。

  「不是的,我当时也是迫不得已,我真的没有办法摆脱他们,哲航,哦不,傑森,请你原谅我,由始至终我都非常的痛苦……」

  「痛苦?你在床上难道没有高潮?没有尖叫?是不是每一次床单都会湿透了?」陈总恨得牙痒痒,他期待这个亲口质问妻子的时刻已经太久太久了。

  依晗痛苦地低下了头,眼泪一滴一滴往下掉。她无言以对,这个时候任何的解释都是徒劳和苍白的,她完全能理解陈总此时心中的痛苦,这跟她发现陈总和丈母娘鬼混时的心情应该是相同的。

  「晗晗,你可以同时跟两个男人上床,为什么咱们三个就不可以一起玩呢?你这是当了婊子还要立牌坊么?」陈总一脸的讥讽之色。

  「难怪你之前一直在床上羞辱我,有各种手段折磨我,还骂我是婊子,原来这全都是为了报复我……你,你隐藏得好深啊……你跟我妈上床也是为了惩罚我么?」依晗伤心欲绝。

  「每个人都应该为他之前所犯下的错误而付出代价,你也不例外。我已经非常努力去维持咱们之前那段美好的关系,我尽力扮演着一个好丈夫的角色。可是,只要一想到你跟两个男人上过床,而且还持续了好几个月,我的心就在滴血,一到晚上我就像变了一个人,我就忍不住想要折磨你。看着你脸上痛苦的表情,听着你恐惧的尖叫,我内心才能感觉到一丝平静,感到些许的安慰。」

  「可是、可是我妈是无辜的啊,你不应该拉她下水,她已经生活得够苦了,你还来玩弄她的感情。」

  「哈,我这可是在解救她啊,她在株洲的日子那才叫过得生不如死呢。我跟你母亲确实违背了人伦道德,确实为世人所不齿,但是我保证,你妈这辈子都不会因此而后悔,相反,这还会是她人生当中最珍贵的一段回忆,你信不信?」陈总理直气壮的说。

  依晗低下了头,她不得不承认陈总说得有道理,也许母亲心里还真是这么想的也说不定。到了她这个岁数,长年得不到性爱的滋润确实是太辛苦了,正因为如此,依晗才会同意让陈总多陪陪母亲,她觉得这也是身为女儿应尽的孝道,虽然这有点跑偏的感觉。

  「我当年第一眼看到你,就希望有朝一日能让你成为我的妻子,如今这个愿望终於实现了。我对你没有改变,我还是希望咱俩能够相亲相爱一辈子。晗晗,原本我没有打算要揭你的伤疤,打算一辈子就当那件事没有发生过,可惜你就连我一个小小的要求也不肯答应。」

  「老公,你的要求我真的接受不了,这已经超出我所能容忍的底线了……我知道对不起你,但你也不能强迫我做这种事情啊……」

  「晗晗,现在你就跟我过去,咱俩重头来过,我永远不会违背当初的承诺,会守护你和囡囡一辈子。经历过之前那些事情,你何必还紧守着无谓的自尊呢?只要勇敢地跨出第一步,你就会发觉其实也没什么,你一定会乐在其中的,相信我!」陈总伸出了手,脸上带着自信的微笑。

  依晗心里清楚,陈总这是先礼后兵呢,这应该是自己最后的机会了。如果同意陪他淫乱,那么生活一切照旧,这个家庭还可以按照原来的轨迹运行下去。如果拒绝,双方正式撕破脸皮,这种事註定会闹得满城风雨,最终的结局肯定是两败俱伤,甚至双方还会以离婚收场。

  依晗正在进行着剧烈的心理斗争,隔壁婴儿房里传来了女儿的哭闹声。陈总和依晗顾不上争吵,赶紧离开了房间,走进房间,发现素云已经在哄着宝宝,「囡囡她便便了……」

  三个人不约而同的相视一笑,就好像之前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似的。他们手忙脚乱地各自忙乎了起来,素云更换纸尿裤,陈总去打热水,依晗用湿布擦拭着乳房,准备待会可以喂奶。在这个可爱的小生命面前,一切的纠结和纷争彷佛都变得无关紧要了。


                      第六十七章   三人世界
  第二天晚上,依晗先把囡囡给喂得饱饱的,哄她睡着了,接着自己洗了个澡,身上裹着条浴巾,既羞涩又无奈地走进了母亲的房间。

  依晗妥协了。当她见到陈总望着囡囡那怜爱的眼神,她明白这个家对於陈总是多么的重要,血缘关系将一家三口紧紧的联系在了一起,依晗舍不得去破坏这段关系,她不能让囡囡从小就失去父亲的眷顾,她希望自己一时的忍让可以换来终身的幸福。

  当母女二人在房间里四目相对,气氛变得相当之尴尬,依晗甚至想着要转身逃离这里。可是不行,依晗必须满足陈总的愿望,他已经知道了依晗那段不堪的往事,自己在陈总心里纯洁的形象早已经荡然无存了。他能够不计前嫌跟我结婚,我不是应该感激涕零才对么?

  无所谓了,他要疯我就陪他疯吧,反正我也不是什么贞洁烈女,之前我跟前男友、跟那两个混蛋、还有SUSY和小李,都发生过不同程度的肉体关系,我何必紧守着那道形同虚设的最终防线呢?

  只要能让哲航高兴,能让他忘掉我的过去,能让囡囡在这个家健康快乐的成长,我这点牺牲又算得了什么?更何况,自己内心对陈总精心策划的这场三人之夜好像也有点小期待呢……难道说我在不知不觉中,已经变成一个荡妇淫娃了么?
  看到妻子进来,陈总舒服地往床上一躺,头枕着自己的双手臂弯,「我说你们还不快点把衣服给脱了,先把我的鸡巴给舔硬了,待会才可以狠狠地干你们!」
  母女俩略有些尴尬的对视了一眼,彼此羞涩一笑,缓缓脱下了身上为数不多的「衣物」,很快俩人就一丝不挂的站在了床边,彼此偷偷打量着对方。

  没想到年界四十,妈妈的身材还是保持得很好,虽然咪咪不大但是依然坚挺,大腿上也没有明显的赘肉,加上身材比较匀称,难怪哲航会被她所吸引了。
  素云也在观察着女儿的身体,母女俩已经多年没有像现在这样坦诚相见了,记得最后一次还是在六七年前,当时一家三口去泡温泉。记得那时候依晗的乳房还没有这么大呢,不过身高倒是没太大变化,腰还是那么纤细,依然娇小可人。
  看着女儿的好身材,素云既欣慰又带着一丝微微的嫉妒,难怪哲航被她吸引得晕头转向的,试问天下有哪个男人能够抗拒她胸前这对完美的肉球呢。

  「喂,你说你俩在干嘛呢?你瞧我我瞧你的,把我掠在床上算怎么一回事?别忘了今晚你俩背负着重大的使命哦!快点,我的小弟弟等得都快要睡着了。」陈总不满的嘟哝着说。

  「来啦来啦,你这个急色鬼!」素云瞄了女儿一眼,也顾不上害羞了,匍匐在床上,握着陈总的棒棒舔了起来。

依晗站在一边看着母亲为自己的老公口交,心中就别提有多複杂了。一时间不知道应该如何是好,只能不安地揉捏着自己的双手。

  「晗晗,一起上啊,难道是叫你进来看表演的么?别让你母亲一个人太辛苦咯?」陈总坏笑着说。

  依晗白了他一眼,内心暗暗歎了口气,既然都来了,再羞涩再不情愿也没有用,还不如尽情的享受吧,就让自己再放纵一次,只要能让陈总开心,忘掉她那段惨痛的回忆就好。

  依晗不再纠结,把头凑到母亲的身边,将秀发捋到脑后,「妈,我来帮你。」她用手抚摸着陈总的阴囊,伸长舌头和素云一起舔着老公的肉棒。

  陈总舒服的闷哼了一声,看着两母女臣服在自己的胯下,陈总感觉到一种前所未有的满足感和征服感,鸡巴瞬间变得坚硬如铁。

  就这样享受了好一会,陈总坐起身来将她俩推开,「好啦,再舔下去我就要射了,咱们先来玩点新鲜花样。素云你平躺下去,依晗趴在你的身上,你可以尽情玩弄她胸前那对大咪咪,晗晗你用手指抠你妈的B,哈哈,真是想想都带感,这就是双飞的美妙之处了!」

  母女俩对视一眼彼此脸胀得通红,「怎么可以让我跟妈做这种事,岂不是羞死人啦!你要搞你自己搞!」依晗嘟起了小嘴。素云低着头没有表态,她面对陈总已经习惯了服从。

  「晗晗,别忘了昨晚咱俩的谈话,你可是答应了要让我开心的,你是不是想要反悔?」陈总闪过一道淩厉的眼神。

  一想到自己的过去,依晗顿时没了底气,只好委屈地趴到了素云的身上,犹豫了半天也没敢用手去碰母亲的小穴。

  素云咬了咬牙,心想再拖下去惹傑森不开心就得不偿失了,更何况眼前这对晃动着的白色肉球确实相当之诱人,她也曾经幻想过手里掐着一对大咪咪是种什么样的感觉。她不再犹豫,双手往上抓住依晗的咪咪揉捏了起来,还仰起头叼住了乳头又吸又舔的。

  依晗呀的惊呼一声,低头看着母亲玩弄着自己的咪咪,看着自己的咪咪在母亲手里变换着各种形状,看着奶水喷到了母亲的脸上,依晗感到一种从未有过的羞涩和激动。随着快感的进一步侵袭,内心的欲望终於被彻底点燃了。

  依晗一只手撑在床上,嘴里发出舒服的呻吟,另一只手伸到后面抚摸着母亲的小穴,发现茂密的杂草下面早已变成一片泥泞的沼泽,依晗手指不由自主就滑进了阴道之中抽动了起来。

  很快,母女俩的呻吟和喘息声此起彼伏,陈总兴奋不已,拿起手机拍下了这些动人而煽情的画面。陈总坚持了几分钟,再也按捺不住,把手机一抛,挺着鸡巴就扑了上去,对着上下两个小穴轮着干了起来,玩得不亦乐乎,啪啪声不绝於耳。

  跟两母女亲热如此香艳的场面,让陈总内心过於激动,终於忍不住要射了。他迅速爬到她们面前,要素云和依晗把脸凑到一块,握着鸡巴将精液全部「扫射」到了她们的脸上。

  「讨厌,都射到人家眼睛上面了,快点拿几张纸巾给我们!」依晗娇嗔的说。
  「NO……事情还没完呢,我要你们互相亲吻对方,还要把彼此脸上的精液给舔乾净,一滴都不能剩下哦,要不然我就要打你们屁股!」陈总坏笑着说。
  母女二人同时尖叫着抗议,纷纷表示无法接受,陈总可不管这一套,双手硬是按着她们的后脑勺,把两张脸挤到一起,还表示再不听话就要接受严厉的惩罚。一想到陈总那套「刑具」,为了不让他待会有更加无耻的藉口,母女俩就只好乖乖的就范了。

  刚开始她俩还有些排斥,只是用嘴唇试探着对方,随着陈总的双手在她们身体上推波助澜,她们慢慢的有了感觉,素云主动把舌头伸进了女儿的嘴里,依晗也宛转相就,伸出舌头彼此呼应,俩人终於放开怀抱,毫无顾忌的热吻了起来,还动情地抚摸着对方的身体!

  直到她们舔乾净对方脸上的最后一滴精液,陈总才心满意足的让她们分开了,素云和依晗满脸通红,彼此脸上露出无奈的笑容,心中都暗暗埋怨陈总真是玩得太过份了。

  「看你俩双目含春、娇喘如绵,一定很想再爽一下吧?」素云和依晗对视一眼,彼此都有点不好意思,她俩确实还没有高潮,更何况刚才母女俩还亲热了好一阵,现在只感觉欲火焚身,下面早就湿透了。

  陈总从床下取出他那套「性爱装备」,仔细挑了几样东西出来,「你们看,我又买了一副乳夹还有项圈哦,这下你俩就不会厚此薄比了。」

  依晗轻咬着下唇,脸色变得苍白,「你可不可以稍微尊重我们一下,特别是我的母亲,难道你要我们都套上项圈么?」

  「当然啊,这样玩才叫刺激嘛,之前你们不都被我这样分别调教过了?今晚不过是两人凑到了一块,这又有什么区别吗?好了,乖乖把项圈套上去,这样我才能享受到帝王级的待遇嘛!」

  素云对着依晗轻轻摇了摇头,示意她不要拂逆陈总的命令,接着拿起项圈套到自己的脖子上面。依晗内心感到一阵屈辱,夫妻二人玩的时候倒也罢了,怎么可以当着母女彼此的面,脖子套上这种侮辱人格的东西,依晗眼泪都差点要掉了下来。

  可是一想到陈总并没有因为自己和其它男人淫乱过,就因此嫌弃她背弃她,依晗的心又软了,也许陈总是想通过对自己的折磨,以此来让自己受伤的心得到些许的平复吧,她知道男人最无法接受的就是被戴绿帽子了。

  依晗暗暗歎了口气,「妈,我来帮你。」母女俩一起帮着对方戴上了项圈。
  陈总满意地点了点头,「这样才像话嘛,好了,你俩再帮对方把这玩意给戴上。」陈总把两副乳夹摆在她们面前。

  素云盯着女儿鼓鼓的乳房,犹豫了半天也没敢下手,「傑森,看在晗晗还在为囡囡喂奶的份上,她就不要夹了吧?免得伤到了乳头就不好了。要不,这两个也夹到我身上?」

  「那怎么行?我向来都是一视同仁的,更何况我最想看到的就是她咪咪被夹到飙奶的样子了,哈哈,快点!」陈总邪恶的笑了起来。

  「妈,没事的,来吧。」素云用颤抖的手把乳夹夹到了女儿的乳头上面,很快乳白色的奶水就慢慢渗了出来。依晗皱着眉头,把手上的乳夹也弄到了母亲的身上。

  看着母女俩秀眉紧锁无地自容的样子,陈总一脸的兴奋之色,手指分别在她俩的乳夹上拨弄了几下,小铃铛发出叮叮咚咚悦耳的声响。陈总扯了几下系在项圈上的绳子,「好了,你俩把身体转过去,四肢趴在床上面,接下来轮到我来表现了!我知道你们已经迫不急待了,对不对?」

  看到两个羞耻的屁股展现在自己面前,陈总乐不可支,伸手在上面抚摸了几下。依晗是明显的蜜桃臀,屁股大而丰满,上面的皮肤相当细滑,素云屁股相对要乾瘪一些,肤色也比较深,小穴四周长满了浓密的阴毛。

  陈总拍了下手掌,双手各拿起一支粗长的震动棒,随着开关启动,震动棒顶部的龟头一边转动一边发出嗡嗡的声响。「不好意思咯大小老婆,我的鸡巴一时间还没有办法恢复状态,只好先借助这两支玩具了!相信你们对它也不会感觉到陌生了,好好享受吧!」

  陈总将两支棒棒插进了她们湿滑的小穴,双手同时抽动了起来!很快母女俩就发出了此起彼伏的呻吟,她们时不时的对视一眼,脸上露出难受而快乐的表情,还紧握着对方的手。

  「晗晗,没想到你妈叫得比你还要大声呢?哈哈,让我看看哪一个最先高潮!我可是没有任何的偏袒哦,力度均匀深浅一致!」

  经过陈总一番折腾,素云尖叫了几声,屁股用力扭动了几下率先高潮了,她娇喘着瘫倒在了床上,脸上露出了满足的笑容。

  「果然是你这个骚货先爽了,好,接下来我可以全力对付你女儿了!」陈总把身体移动到依晗侧面,一只手抓着她的乳房,另一只手不停抽动着震动棒!耳边不停传来依晗的呻吟,还有乳夹上边铃铛发出的声音。

  依晗被操得全身花枝乱颤,双眼都失神了,「傑森,不要、不要不那么用力,那根东西顶得我里面好难受啊,轻一点,啊……不要扯那个乳夹啦,呀!」
  「你这个欠操的小婊子,你不是喜欢重口味吗,我今天就让你爽翻天,操得你精神错乱!」陈总更加用力地抽动起来。

  素云坐在旁边看着女儿娇嫩的小穴被操得淫水四溅,内心也感到不忍,「傑森,你就温柔一点嘛,别把晗晗给玩坏了,她可不像我经得起折腾。」

  「哼,你不知道她有多喜欢呢,待会让你见识一下,你女儿到底有多么的淫荡!」

    在陈总的强插猛干之下,依晗终於尖叫着高潮了,当陈总将震动棒拔出来,馒头B一开一合不停地往外喷着水,看得素云当场目瞪口呆,半天做声不得。
  素云忍不住将头凑了上去,近距离注视着女儿被操得通红的小穴,「晗晗,没想到你下面还能喷水啊,妈看了好羡慕,我可没有这种体质,难怪傑森那么喜欢你了……」

  依晗羞得是无地自容,把头埋在枕头底下,只听到她砰砰的心跳声还有喘息声。
 
    「嘿嘿,这下知道你女儿的厉害了吧?晗晗这时候的小穴是最动人的,就像一朵含苞欲放带着露珠的花朵,你好好舔一舔!」陈总将素云的头按了上去。
  素云措不及防,嘴巴抵在了依晗湿渌渌的小穴上面,事已至此只能乖乖服从,用舌头不停舔了起来。

    依晗尖叫了起来,「妈,不要啊,你怎么可以舔人家那里,啊……再往下一点……嗯,就是那……妈,你的舌头好厉害,舔得晗晗好舒服……啊……」
  看着如此香艳的画面陈总内心一阵激动,原本疲软的肉棒再次蠢蠢欲动了,他看了一眼素云高高翘起的屁股,迅速戴上了避孕套,将肉棒一下子就插进她的屁眼里,前方很快就传来了素云的尖叫声。

  陈总抽插了几下觉得还不够过瘾,拿起床上那支震动棒插进了她的小穴,可怜的素云快感还未完全消退,瞬间又被两穴齐入,叫得更加大声了,就连前边的依晗都受到了气氛的感染,也跟着呻吟起来,还用手揉搓着自己的咪咪,奶水喷得身下的床单都湿透了。

  俩母女心里明白,陈总今晚是绝对不会轻易放过她们的,既然如此,索性就让大家彻底地放纵一回吧,抛开伦理道德的束缚,尽情享受属於三个人的良辰美景!

  话说陈总的母女双飞也没有机会享受太久,两个礼拜之后,素云就动身返回了株洲。

    素云在广州不知不觉已经待了大半年,株洲那个家已经支撑不住了,老公之前多次打电话催促她回去,素云因为舍不得外孙女,更加舍不得离开陈总,所以才一直拖到了现在。

                       (未完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9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